【狱真狱】流逝的消失(下)

*第一次写文文笔超级渣渣见谅(顺带取名废)



*本人对人物性格把握不好有ooc见谅,有私设见谅。



*突发一闪的脑洞,码字艰难见谅(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希望各位阅读开心,有错请指正(上一篇修改的太匆忙结果还是找到几个明显错误,不会用电脑和LOFTER的我快哭了,今天这一篇边打字边修改的,应该能凑合看吧)






      从那个村子里离开已经过了多少年了呢?狱原昆在心里默默的算着,自从与是清分别过后他就在一直寻找着他,但仿佛就从未有过这个人一般,无论怎样都打听不到有关于他的消息。为什么怎么都找不到呢?肯定是自己太笨了,他在心里默默想着。然后他一口气穿越了好几座城市,但都没有人见过某个黛蓝色长发的少年。晚上住在某个山洞里面的时候,他发现不能一直这样盲目的搜寻下去,但是他不擅长动脑,于是就想了个简单粗暴地方式——自己如果是个很有名气的大人物的话,是清他一定会察觉到昆太在哪里的。于是他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与最擅长的能力来为自己创造名气。一定能找到的,他在心中如此默念。虽然不擅长应对那些陌生的大人物,艰辛与痛苦也不是一句话就能概括,委屈的想哭的时候更是没有人在一旁安慰。但是自己的心里的执念盖过了这些,他的心里从未改变——他确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他的,他唯一的家人与朋友。已经是个青年人模样的昆太站在某个学院的讲台上如此想到。

       自从离开村子后已经有整整11年了呢——真宫寺是清在某片废弃的村落里如此想着。他低头看着地面上积水的倒影——仿佛被时间所遗忘般,他的一切都还留在十二岁,与昆太君分别的时候。明明时光对任何人都是美好却残酷的,剥夺青春留下回忆,但是却无视了他自顾自的走开。什么时候发觉变成这样的呢?他心想。那是与昆太告别后自己就先希望找一份合适自己的职业,希望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拥有可以居住的权利,以后找到昆太君后可以一起生活——至少不必过得很辛苦,而且也可以慢慢收集信息,攒钱,了解这里。于是他就花了点时间打探有没有擅长民俗学的大人物或者对着方面感兴趣但是不愿意以身冒险的人。在此期间他只好打工,一般都是累到半夜才倒在狭小的木板床的睡着,早上早早起来各种探听与收集情报——当然也在打听附近的山上有没有野人的传闻或者有没有人看到个大个子但是脾气温和头发乱糟糟一脸憨样的人,可惜没人知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个目标——无人知晓的一位年级已老但是对各种奇闻异事及其有研究的人。他带上自己打工所攒的那一点点少的可怜的继续去拜见那位老人。那位好脾气的老人家对他考察了一番后极为满意——姐姐经常与他讲述的遥远的故事,古老的咒文,药草的配方,那时为了能帮上姐姐的忙,这些全部都牢牢地记载了他的心里面。“姐姐逝去后还在庇佑着我们。”他心想。于是他就跟着那位老者学习各种在外人来看不可思议甚至极为荒谬的故事。有了自己的房间,也经常厚着脸向那位和蔼的老人家询问狱原昆太的踪迹,但还是没有。隔了几周,他与那位先生告别,决定和姐姐一样亲自去探索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他希望能够亲眼去看看姐姐所在的世界,探索的路途中一路上被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大个子乱头发红眼睛少年的人更是不在少数。他从未质疑过自己能否能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与他相见——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于是他开始走遍各种偏僻的地方:峡谷中无人看管的神奇仪式;在广阔的大草原寻找失落的密语时差点被巨鹰抓走,在深山里的小小部落学习古老的针灸技术,打听到水怪的传说结果在水潭下面疑似看见了类人鱼……这些事情多的不能再多,直到一次偷偷观察食人部落被发现然后逃跑的途中小腿被弩箭射到,真宫寺是清踉跄了一下,发现一把利斧朝着自己的脑袋精准袭来!头稍微一偏躲过了,但是头发却被斩断了一半,过了数十分钟,躲在山崖后面的真宫寺是清确认躲过他们后再心里想着:“突然头发少了一半挺不习惯的。”随即向后摸去,随即整个人都懵了,自己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又长出来了,低头往下看不知何时小腿上的伤口也愈合了。呆愣了好一会后从背包掏出一把小刀割断了一把头发,头发零零散散的向着地面降落,正要接触地面的时候突然化为细碎的光点消失,重新归拢到原来的位置上。随即又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红色的鲜血缓缓流出,从手指顺溜而下,然后又像蛇一般缓缓退了回去,伤口也逐渐变细,变小,最后愈合,只能感觉到手指还有轻微的痛感。他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强行把自己的意识和某些极为疯狂的想法收回心里、这时候他才察觉自己的迟钝——倒不如说没在乎过。明明独自出行探索快三年了,自己却没有长高,手上脚上没有长出厚厚的茧,头发指甲更是从来没修剪过,衣服鞋子的尺寸也未变过。时间不知何时开始就不在他身上落下成长的烙印。

          于是四处游历的他又多了一个目标,为了能生存下去,满足自己的喜好,希望能与姐姐一般;不断寻找着自己那时与自己约定的友人;以及查明自己身上不可思议的现象,可惜除了第一个以外其他两个毫无进展。因为自己的体质所以有了危险更多的地方可以研究,但是他从未拿自己的性命冒险过,原因无他,不过是出于心底那一丝谨慎以及本能对死亡的恐惧。渐渐地他也发表了一些论文,在这个圈子里开始小有名气,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研究室,已经有了可以安居的住所。然后他出去的时间开始减少,花了更多时间去研究自己身上的秘密。刚开始发现的时候还觉得无所谓,但随着时间的增长,已经有人开始说:你看上去真是年轻啊。这份焦躁一直隐隐埋在心里,以至于反而有些恐惧与昆太相见。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嫌弃的,他所畏惧的是如果自己永远无法成长,那么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永远会死在自己前面。他站在破旧的废墟里面不断探索,背包上放着个空荡荡的玻璃罐。

        狱原昆太走在街上,身材高大的他为了不碰到路上的行人而小心翼翼的在狭小的街道上慢慢走动,这回他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让校长先生在这个偏僻的的小城里做关于昆虫的研究——他已经是一所名校的生物研究教师。以昆虫为主——虽然讲课很好人又温和但是如果不让大片大片的昆虫满教室飞就好了——by所有上过他的课的学生。天气的闷热丝毫没有减少他心中的对于再见的期待——花了这么多年时间终于有了苗头。平时不上课的时候狱原昆太就会跑去山里寻找稀少的昆虫或者到处拜托人搜寻情报,自己也不断的打听——这已经是习惯的不能再习惯的日常。后来每次讲课的时候也会向学生们问。这回上课也是说出了友人的名字,希望有人能够告诉他一点信息,就算是谣言——这件事在学校也是人所皆知。本来打算又迎来一片沉默,但是有个学生皱着眉头好一会才开了口:“真宫寺是清……我好像有看过这个人写的论文,似乎是一个关于每个不同的习俗的融合与调解,虽然在民俗的圈子里算是有名气,但是几乎没人见过他。”下课后这个学生被狱原昆太扛到了办公室询问详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头发还是乱的——被超快的速度扛过去,然后学期末发现自己的这门选修多了好几十分。

       从那个学生听到消息之后狱原昆太毫不犹豫的冲开了校长室的大门,请求让自己去那个偏远的城镇——真宫寺是清现在研究室的所在地。然后好说歹说才同意了,不过以研究的名义只有一个月。去往偏远的小城市来回都要花费掉一周的时间,所以不能有丝毫的浪费。到了城镇,四处打听真宫寺是清的住所,花了将近两周时间寻找,知道太阳开始打哈欠时,才七转八转的在一个极为安静小巷子里找到了一间小小的平房——外面十分整洁,因为主人长期不在家所以落了一层薄薄的灰,房子长长的影子投影在院子里的月桂树上,月桂树上开满了缀于枝头的黄色小花,肆意散发着自己的醇香,树下有许多苜蓿草,心形的叶子轻轻摇晃在与树叶城堡上的公主殿下求爱。树根的一部分被磨去了皱纹变得光滑——想必是经常坐在这里看着书吧,淡淡的微风轻轻拂过他的面颊。狱原昆太伸手敲了敲门,发现除了门空洞洞的回音之外什么都没传出来,正当他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身后有影子就转过身躯,发现后面有个看起来差不多十一二岁的黛蓝色长发少年楞在那里。

      真宫寺是清从来没想过会在如此突然的情况下会遇上狱原昆太,因为之前在那个废墟的村落里找到了一些有价值的古文,所以打算回来细细解读顺便休养一下在继续探索——因为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明明这些年一直在拼命寻找着与自己的变化有关的线索但就是毫无头绪,也不再那么努力搜寻关于他的消息——因为害怕,所以打算回来好好恢复一下自己的心情。没想到居然在自己的门外看见了一个人影,因为被月桂树和阴影挡住了所以看不清人影,只知道是一个大个子的人。然后他不知为何心里就想着逃跑,但是身体却像是被微风所向前推进,脚步从开始的停顿愈发变得轻快,直到站在他的身后就开始止步不前,心里极为强烈的挣扎让他楞在那里,直到那个高大的青年回头过来。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了,互相观望着对方:一边看起来体格似乎比原来更加高大,穿着整齐的西服但是却光着脚丫,眼睛上戴着一副平光眼镜,棕色的头发乱蓬蓬的,红色的瞳孔看起来似乎给人一种凶戾之气,但其实是个比谁都温柔的人,背后背着个捕虫网,身前还有个透明的捕虫箱;另一边则是和原来相比没有变化的身材,黛蓝色的长发因为长期未清洗变得油腻腻的,身上穿着一件快被磨坏的军装,长皮靴的鞋底更是被磨掉了大半,靴子边上破了个手指头大小的洞 ,军帽上也都是灰尘,背后的革制包裹里面肯定塞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月桂树似乎在与微风打赌谁先开口,发出了沙沙的笑声,月桂花与苜蓿草在一旁眉来眼去更本没去关注,后面的房子更是沉默的一眼不发。其实相互打量只过了一瞬间——只见真宫寺是清的眼前立刻被一个黑影覆盖然后被半抱在怀里——小心翼翼仿佛生怕怀里的人被伤到,然后才带着极大的欣喜和淡淡的哭音说:“昆太终于找到是清啦!是清真的一点都没变呢!”真宫寺是清心里那些畏惧,害怕,以及犹豫在这一刻全部忘记,微弱的夕阳光芒透过黛蓝色长发照亮了脸庞,费力的从狱原昆太身上抬起头来,然后轻轻笑着说道:“我终于找到昆太君了。”语气也有一丝颤抖,这时他发现自己所呆的空间变得狭小,昆太君似乎开始变矮了?然后在对面目瞪口呆自己也满心惊诧的同时发现自己开始长高,身上突然出现了许多伤口和淤青,然后伤口开始缩小,淤青渐渐消失,但又重新添上了新的伤口和淤青;头发突然从中截断化为飞灰散落,然后又开始重新慢慢张长,前面的刘海没有梳理遮住了眼前,手上开始出现老茧,虽然有被磨掉但还是越来越厚,细腻的皮肤也开始慢慢变得粗糙,指甲似乎开始与头发比拼生长速度开始疯一把的猛长,下巴也开始冒出了稀碎的胡须,时间把之前的忽略变成了加倍的关注。最后站在狱原昆太面前的是虽然看起来像个流浪了几十年的流浪汉但是与年纪相符的青年。真宫寺是清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昏了过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睁眼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医院,并且看向窗外有一轮明月挂在那里,极为吃力的往旁边看了日历,发现自己昏过去三天了。这时头顶突然冒出的狱原昆太瞪着眼睛然后两眼都是深深的黑眼圈与爆哭成功吓到了他,然后他就从对方有些凌乱的叙述中知道自己晕过去了之后发生了些什么——突然发现对方从小个子变成了大个子的狱原昆太对这个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怀里已经昏过去的人,然后一边大哭一边全速奔驰去了医院,差点让医院误会是来砸场子的。随后一边抽搭着哭一边帮他办了入院手续,结果被医生在一旁训话:“最近的年轻人怎么都喜欢野外生存啊?到处都是伤口!重度营养不良!就算这个很流行但没必要这么长时间都在外面吧!不要凭着自己还年轻就乱来啊!还有担心朋友是很好,但是不要把医院的门撞坏啊!”狱原昆太在一旁不停地道歉并且说会赔偿医院的门,就差下跪了。讲完这些的狱原昆太似乎还想说什么,然后真宫寺是清盯着他浓浓的黑眼圈吃力的说道:“昆太君,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昆太不依,结果在对面威胁的眼神下坐在他的病床前趴在那里,开始只不过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不一会就鼻声细细,真的睡着了。

       等待狱原昆太睡着后真宫寺是清想坐起来,发现一阵一阵的眩晕感更本直不起身子,只好作罢。头发指甲似乎都被昆太君修剪过了,他十分费力的抬起自己吊着点滴的手来——因为缺乏营养细的似乎只剩骨架,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茧。他看着自己的手思考了一会,然后头转向床边的柜子上放着的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有薄薄的土壤,半瓶子水,以及月桂叶和苜蓿草。他记起来了拿到这个瓶子的那一天姐姐给他讲了个古老的传说——说不定有规则寄宿在昆太身上,然后昆太对规则产生了一丝影响?可是现在想这个也无法证明什么,因为现在自己无须去证明。因为自己的身体恢复正常了,虽然代价也很大,但是他再也不用活在恐惧里了,因为自己将会和昆太君一起生活下去,渐渐变老,一起走向人生的终点。他看了看对方乱蓬蓬的脑袋,随即也把自己的头也凑了上去,闭上眼睛睡着了。

       窗边的月光下有一个闪闪发光的玻璃罐平静的站在那里。

                                                                             

                                                                                                             流逝的消失(完)







总算是写完了这篇文,对此为我自己的渣渣文笔看到现在的人真是辛苦了!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喜欢吃糖,本来是打算写成刀子的,可是最后我想我写文割大腿肉是为了吃糖,于是强行改成了HE这里补一些设定:规则是随机寄宿在人身上的,寄宿在昆太身上的是流逝的规则,时间还是继续走动的,所以身上的伤口才会突然出现,如果是时间的规则接触之后只会继续维持十二岁的模样成长;规则是会被宿主强烈的感情所影响,不过规则意识到的话就会立刻解除,这也是为什么是清突然变回来的缘故,还有如果寄宿的宿主意识到了规则的存在,规则就会离开现在的宿主重新找人寄宿,当规则离开宿主时,所有被改变的一切都将消失,就是说如果昆太死亡的话,是清的时间也会回归然后死亡,这个世界没有不老不死。以上就是补充设定,谢谢大家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6)
热度(11)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