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真狱】流逝的消失(中)

*第一次写文文笔超级渣渣见谅(顺带取名废)


*本人对人物性格把握不好有ooc见谅,有私设见谅。


*突发一闪的脑洞,码字艰难见谅(写手们辛苦了!)


*希望各位阅读开心,有错请指正>.0






        几个月后,本来过着极为平静的真宫寺一家的生活在某个及其突兀的时候被打碎了。真宫寺是清拉着哭的一塌糊涂的狱原昆太呆呆的想着,生活真的是不可思议啊,明明前两周还和他和昆太君讲那些神秘的古老咒文的姐姐,明明一个月前还和昆太君一起去丛林野餐,明明……我还没有帮上姐姐的忙……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匆忙的跟随着伊邪那美探寻黄泉的国度呢?

    “事情发生在九天前,姐姐在别的村落探索的时候发现村子里的人精神状态都十分恍惚,并且极具攻击性。被袭击了之后从那个村子里跑出来,然后和大祭司一起研究了一下周围的草木和水质。发现饮用的水池旁边长着几株奇异的草叶,大祭司十分快速的分析出了这种药的物质:可以让人精神散漫并产生幻觉,大祭司和姐姐花了几天时间制作了解药,随即悄悄返回部落把解药倒在水里。在山上偷偷藏了几日后,发现有部分人在和一小撮的人厮打,那一小撮的人不敌跑到了山里面,后面整个村落的人都跑出来搜寻,那一小撮估计就是服用了解药的人吧。那些清醒的人在快要被发现的时候遇上了姐姐他们,然后被姐姐和大祭司藏起来暂时躲过搜查后大祭司说明了来历以及水池边上的致幻草后,那一群人中似乎是领头的人也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年前来了个全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戴着斗篷的人,他说他是个巫师,希望村子里的人可以收留他,期初村民们对这个不详的访客感到害怕,但是当他准确的预言了几场自然灾祸以及让快枯死的植物重发生机并且长得茂盛之后村里人就慢慢接受了他。当然也不是什么防备心都没有,也还是有偷偷的跟着。但是那个从未露过脸的巫师每日生活却极为规矩,每日帮助村民们栽培植物,看一些极为难懂的书,然后每日在水池边上祈祷,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大祭司发现外面早已发狂的村民围住了这里,一个带着弓着腰戴着兜帽看不清脸的人从前面走来,后面的事情听那个时候当事者的村民说场面极其混乱,只知道发狂的村民们开始不要命的进攻,姐姐在乱战中受了重伤,最后大祭司和巫师同归于尽,发狂的村民们失去了领袖变得极为混乱,趁这个机会还能行动的村民把姐姐和伤者都带了出来,结果因为伤太重无法治疗而死,现在那个村子差不多从混乱中恢复了,他们一边哭着一边跪拜姐姐和大祭司,说是他们的恩人。以上就是这封信的内容。”真宫寺是清面无表情,闭上双眼,淡淡的说道。

      听说姐姐和大祭司被他们那个村子用最高仪式埋葬在风水最好的位置,被他们奉为英雄,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姐姐再也回不来了,这个村子也无人守护了。以后听不到姐姐在烛火下讲着各地异闻,平常昆太君衣服破了也是一边在一旁说教一边把衣服缝的整整齐齐的,空闲的时候还会编制各种新奇的小玩意送给村子里的孩子,这样的姐姐,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那个村子所有人的命都比不上姐姐,但是为了他人而做到这个地步也还是让真宫寺是清心里有一丝自豪,他自认为自己怎么都做不到舍己为人,而且……当初姐姐跟着大祭司一开始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增长见识,更是为了从小就独自一人的小是清不再无聊才会一直跟着大祭司。

      果然是自己的错啊。是清略自嘲的心想。正想转身离开一片混乱的人群之时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他冰冷的右手:“昆太觉得这不是是清的错哦,是清不必自责的,如果是清觉得真的是自己的错的话,昆太来帮你担着。”明明自己语气里还混着哭音,却坚定地说出这种话的他果然是个笨蛋。望着一边吸鼻子一边担忧的望向自己的狱原昆太,垫着脚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轻声说道:“谢谢你,昆太君。”说罢用袖子抹了抹脸。

      村民们聚在一起,大声的你一言我一语,谁都在阐述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以及时不时地偷偷往这两个失去了亲人的少年看一眼。天空的脸色极为阴沉,黑的似乎快要滴下水来。但是也阻止不了话题的矛头却悄悄转了向:“那个阴沉的小鬼是真宫寺家的吧,真是无情,听说他的姐姐与他相依为命他却什么都没有表示。”“就是,看着就让人不舒服。”“一般这种小孩都不会有人喜欢的吧。”“在他旁边那个大骨架的家伙是祭司大人带回来的野蛮人么?看着还真是一脸蠢样。”“听说在山里和那些动物相处的很好呢,果然村子里的生活不适合他。”“说不定就是他害死的那两位大人呢。”“就是说啊。”真宫寺是清直接无视这些恶意中伤的话语,昆太则是有点想回头看一下但是被是清拉了一下手就不动弹了。正当那边的声音愈发扩大的时候,昆太突然发现脸上落下了冰凉的水珠,倾盆大雨就这么悄声无息的落下,打乱了那些闲言碎语。雷声与闪电互相帮忙,让雨水更好的降落大地,驱赶着人们回家。正当是清刚想就这么淋着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头上的雨停了,昆太把是清半抱起来在自己怀里用外面的大衣披在是清身上遮住了雨水的侵袭。“昆太君,你这样会感冒哦。”“没关系的,昆太身体很强壮的,而且今天是清一定比昆太更加难受,所以就让昆太保护是清回家。”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是清想。不过看着努力把自己抱在怀里身子往前倾不让雨水落下来的昆太,是清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村民们对这件事看法不一,有的人把他们当做英雄,有的人则是对那个村子极为不满,有的人则是冷嘲热讽,说自己家的是都管不过来了居然还去管别人的闲事,丢了命活该,死之前居然什么都没留下。狱原昆太听到这些话之后就想立刻冲上去理论,但是真宫寺是清劝住了他:“这些人的看法跟我们的看法毫无关系,只要在我们心里姐姐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和姐姐还有大祭司比起来,这些只会说闲话的人真是毫无用处。”不过第二天早上那些说闲话的人似乎都精神不佳,喊着看到了黛蓝色长发的鬼魂、棕色红眼的怪物以及绿色的鬼火。

     过了段时间村子里的人排斥他们愈发明显,期初只是不给好脸色或者小孩子的恶作剧,到后愈发恶劣。昆太在上山游玩如果遇到本村的村民的话会被骂极为难听的话然后被丢石头,小孩子们则跟着大人们拿着以前姐姐编制的各种小玩意丢在门前一脚踩上,然后后面的大人就会开始在门前大骂说收留了一个野孩子,是不详之物,还害死了大祭司。当日落之后人都撤走的时候真宫寺是清会打开门,默默的收起那些编制的物品然后等待狱原昆太回家。当昆太一身伤回来的时候真宫寺是清会上去默默帮他处理伤口,“昆太君为什么不反击呢?”“昆太不想伤害他人,而且姐姐和祭司大人对我有恩,不想伤害这个村子的人……是清,真的是向他们说的那样昆太是个不详之物,带来了不幸害死了姐姐与祭司大人么……”“怎么可能,这只是拙劣的迁怒而已,对自己,对村子的未来感到不安,又在道理上无法责怪那边的村民,人情上不能推卸给姐姐和大祭祀,那就只有我们了。”随后两人无言,吃完晚饭,真宫寺是清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才淡淡的说道:“昆太君,我们一起离开这个村子吧,信不信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被当做宣泄情绪的异端烧死的,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昆太从下铺向上望着,从语气中感受到是清对这个村子毫无留恋——本来只要做的不算过分,两个人都可以毫不在意的继续过活下去。昆太确定了这些以后,道了一句“好。”两个人躺在床上,相继无眠。

       第二天就发现有村民在跟踪他们,必须要尽早行动了。真宫寺是清在心里想着。

       两天后的夜晚,露出淡淡月牙的月亮被云朵遮住,树上传来几声猫头鹰的感叹,随即则继续自己幸福的加餐时光。狱原昆太背着真宫寺是清蹑手蹑脚的从后门绕开那个被一棍子敲昏的村民,真宫寺是清拿着之前狱原昆太送给他的礼物——萤火虫灯微弱的驱赶着前方的黑暗。“昆太在这座山上呆了四年呢,对这座山再熟悉不过了。”“必须再快点,他们最近每隔半个钟头都会有人来换班,再过个半刻钟就会发现我们不见了。”两个人一边走一边隐藏自己的足迹,真宫寺是清在还在树上抹了可以引来虫蛇和野兽的草药汁液。半刻钟后,从后方传来了许多杂乱的声音,随即整个村庄都亮了起来,村子里的人拿着火把照亮着狰狞的脸四处找寻。

     “这样下去不行,先不说我们两个人目标太大,我会拖累昆太的速度,最好现在开始分开跑,昆太,知道哪里有通往山外的岔路么。”看着已经开始大喘气的昆太,是清从他背上跳了下来拉着他躲进草丛里。昆太悄悄探出头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轻声说道:“有是有……但是现在过去那里可能有人。”“这个我们必须要赌一把。”从一条泥泞的捷径通过后,两个人发现通往岔路口的道路传来微弱的火光。“知道大概有多少人么?”“从亮度和走路的脚步声来说的话大概有四个人吧。” 那个四人似乎一直都没有走的意愿,反而一直待在那里,火把上的松脂正在一滴一滴向下滴展示出自己的香味。这时候突然从隔壁的草丛里窜出来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压住了一个毫无防备的人!另外三个人想立马冲过去帮忙,结果却一阵晃晃悠悠的就倒下了。“姐姐说这个草药烧一下可以治失眠,没想到效果这么好。”松脂的味道遮住了草药的淡淡清香。昆太和是清脸上都绑着着布,里面放着特制的清醒草。然后快速的把昏过去的四个人拖进草丛,清理好地上的火把和松脂油,确认了这里极为透气味道一会就回消散掉后才离开这里。

       一路无言。两个人拼劲全力跑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破旧的指路牌指着前方的岔路口。真宫寺是清确认追兵至少还要些许时间才能追上来,真宫寺是清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就在这里分别吧。”狱原昆太愣了一下“昆太没问题,毕竟昆太对这里很熟,但是是清怎么办?昆太担心……”“不要太小看我哦,虽然来得次数很少,但是线路我基本都记住了。”“如果分别了再也见不到怎么办?”“一定会再见到的。”说罢沉默了一下。是清抬起头来看着昆太,昆太也低着头望着是清。“昆太君,就此别过了,以后再见。”“昆太出去以后一定会去找是清的!,在那之前一定要向现在这样好好的啊!”说罢两个人头也不回的走向了不同的岔路。

       后面村子里的人在历经蚊虫,毒蛇,还有猛兽的袭击后疲惫不堪的继续搜索,发现了晕过去的四人,沿着岔路一直找,结果迷路的人不在少数。至此这个村子里的人直到永远也没看见他们。









重新修改完毕~说句实在话只是加了点细节而已啦(结果还是觉得自己废了。)修改一下后逻辑感觉通顺了一些,但还是觉得自己文笔太单调了(言情小说看多的锅)把姐姐写死了真的是非常抱歉(。﹏。*)!其实写到一半纠结是写糖还是刀子这样子从昨天纠结到现在(・-・*)。脑细胞死了一大堆(明明有脑洞却打不出字来太痛苦了)身为学生党估计要隔个两三天才能更行(估计还是未修改版的。)给个小剧透:最后昆太说的那些话让是清苦恼了好久哦。    




                                                                                                                         




评论(2)
热度(10)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