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真狱】流逝的消失(上)

*第一次写文笔超级渣渣见谅(顺带取名废)


*本人对人物性格把握不好有ooc见谅,有私设见谅。


*突发一闪的脑洞,码字艰难见谅(真心膜拜很会写文章的大大)


*希望各位阅读开心,有错请指正0w0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传说,听村子里最老的大祭司说这个世间万物的规则都是寄宿在人身上来发挥作用的,比如有人可以让水蒸发回归成云然后化为雨水,有人可以让星星之火变得猛烈然后燃尽,有人可以让人渐渐遗忘记忆也能让人想起,还有人可以让让人渐渐变老,让时间流逝。”“我不太明白,不过这些事似乎都是非常正常的事啊。”“就是因为有了规则这个世界才会正常运行啊,所有被规则寄宿的人从出生到死亡都不会发觉,宿主死亡后规则会随机寻找下一个宿主,永远维持着这个世界的稳定。”“这是真的吗?”“谁知道呢,也无法验证这个传说的真实与否,毕竟无人知晓规则会依附在谁的身上。”“宿主会不会对规则有影响呢?”“姐姐也不知道呢,毕竟没有人知道。”黛蓝色长发的少女顿了一下,说道:“是清真的是很喜欢这些古老的奇闻异事呢。”“因为十分有意思,而且……我希望以后能帮上姐姐的忙,可以和姐姐一起和大祭司……还有昆太君……出去考察”黛蓝色长发的少年思考了许久,然后如此低声说道。

       黛蓝色长发的少年名为真宫寺是清,十二岁。另一位和弟弟一样长发的是少年的姐姐,姐姐大了弟弟两岁。姐弟两的关系非常要好,姐姐时常跟着村子里那位十分受人敬仰的大祭司出去探索各地增长见识,然后回来之后是清就会缠着姐姐讲一路上的见行。“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吃饭了,顺便把昆太君叫回来吧,太阳马上就落山了,继续待在外面会十分危险的。”“好,不过估计又是再哪里的树林里和动物们玩吧。”“昆太回来啦~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是清刚想出门旁边的草丛里就窜出一个高大的黑影,仔细一看凌乱的棕色头发上到处都是都是细小的树枝和蜘蛛网,几片刚被蹭下的叶子黏在略不合身并都是灰尘的衣服上不肯下去,肩膀上扛着的竹编小篮子里面都是没见过的花与不知名的草叶, 手上拿着的玻璃罐子里有几只说不上名字的昆虫,脏兮兮的脚边还有一只松鼠在滚松果,一见到陌生人受了惊就立马放开战利品跑了,红色的瞳孔里有好奇心引发的还未褪去的新奇以及迟归家的内疚。

      狱原昆太,真宫寺是清唯一的朋友兼家人,和他同岁。在三年前被带回家里的时候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几乎衣不遮体,但是眼睛却极为明亮。“这是之前我和祭祀大人在偏僻的山上遇到的孩子,在森林里迷路的时候帮助了我们,然后他哀求我们帮他一个忙——埋葬前两日因为下雨而滑落山崖的一匹独狼——他的家人。”听昆太说自己六年前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时候不小心走失了,结果被那只独狼捡了回去好好照顾,从此昆太就把独狼当成自己的家人一般亲近。“当我们呤唱完送魂曲并且将那匹独狼埋入墓穴之后就向我们哭着道谢,然后祭司大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就问他要不要和我们回去一起生活,它应该不希望你无依无靠吧,当时他似乎犹豫了很久,才满是不舍的点了点头,站在那个简陋的坟墓前边哭变说我会经常回来的,昆太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虽然守旧的村里人不喜欢这个外来的野孩子,但是既然大祭司大人发了话也没办法,只不过眼神里都带着排斥与厌恶。然后狱原昆太就住进了真宫寺家里,因为真宫寺是清对那些奇闻异事非常感兴趣,记得非常牢,狱原昆太也会讲自己在深林里的故事给他听,两个人就这样你一眼我一语成为了朋友。

      “昆太,以后还是要早一点回来比较好哦,虽然在深林里住了很久,但是夜晚还是很危险哦,出了事怎么办?”“知道了姐姐,对不起。”狱原昆太低着头乖乖挨训,然后少女扶着额头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么说但每次都不悔改,算了,我去热一下饭菜,你们两个洗完手后过来吃饭,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许这么迟回来,知道了么?”说完便回到屋子里留下两个少年待在那里。“这句话姐姐似乎也说了很多次啊。”真宫寺是清心里想着却没说出口。然后抬头看向比自己高大许多少年问道:“昆太君,今天又去山上找动物们比赛玩么?还是捉昆虫然后没捉到摔了一跤然后头朝地?还是去采集没见过的花草时勾住了衣服动弹不得?”狱原昆太想了一下之后,爽快的回答道:“都有!是清你好厉害,全部都猜中了呢!”真宫寺是清扶了一下额头:“每天几乎都是这样不用猜都知道的。”狱原昆太挠了挠头,从身上吧战利品都卸了下来,“今天昆太带了好东西给是清和姐姐哦。”肯定又是稀有的昆虫和少见的花草吧,真宫寺是清心想。然后狱原昆太不出所料的说:“这是昆太没见过的虫子先生和很漂亮的花哦~。”正当真宫寺是清以为这样就完了的时候,狱原昆太掏出一个瓶子说:“这是给是清的礼物!”少年金色的眼睛呆愣愣的看着满是兴奋之意的狱原昆太把一个大瓶子放在自己面前。太阳早已落下,黑夜接下白天的交接棒,月亮代替太阳在天上巡视,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眼好奇的看往地面。真宫寺是清愣了好一会才接住瓶子看向里面。瓶子底层铺着薄薄的泥土,积了四分之一水,里面放着几株苜蓿和细小的月桂树枝,数只萤火虫慵懒的飞舞着发着萤绿色的光芒和天上的星星回应。“是清怎么样,喜欢吗,松鼠先生告诉我说这个作为礼物很好今天一直在想办法找齐呢,给姐姐也带了礼物呢!前两天昆太在找稀奇的花朵的时候从土里挖出来的。”手上拿着一个看起来很古老但是花纹十分漂亮的护符,看起来有清洗过。“很漂亮……谢谢昆太君。”“真的!喜欢真的是太好了!今天是昆太来到这个家里的第四年了,一直都很受照顾,所以和山里的大家想了很久,能够喜欢真的是太好了!”真宫寺是清看着狱原昆太跑进房间里,心里却想起三……四年前昆太第一次和自己的谈话。黛蓝色长发以及一脸生人勿进的脸用金色的瞳孔盯着这个不熟悉的人,“你好,我叫真宫寺是清。”个头高大的身躯以及满头乱蓬蓬的棕色长发以及散发着友好神情却有点悲伤地红色眼睛“你好,我是狱原昆太,以后要请真宫寺君请多关照。”“是清,吃饭了哦,再不来吃就凉了!”真宫寺是清在那里回想的时候,里面传出来姐姐的声音,回过神来,抱着那个玻璃罐然后一路跑进去“知道了!”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翘了起来。







ps:明明有脑洞但是就是码不出字来的我真是废了,这只是个开头,后面还有。跪拜所有写文章的人,终于体会到你们的辛苦了(。・・)ノ感谢平常写文的人。

评论(10)
热度(12)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