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坐在轮椅上,静静的望着与他相对的死神。
这是第五十五次见面了呢,这么摊在轮椅上的他想到这儿不禁笑了笑。
对面的身影及其清晰,看不清得脸一如既往的沉默着和他对视,凝望着霍金身上上束五十五根细细的丝线。
当医生年轻时宣言自己的死线靠近的时候,他就已经悄悄的来了。
两个人第一次面对面,沉默不语,霍金对死亡并无恐惧,反倒是好奇迎接的使者长的样子。
虚无缥缈的死神看了看他,从漆黑的夜空中摘下什么东西牵在他身上。
“你还不能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每年都会过来一次,看不见得丝线从天空降落在自己身上不断增加,但并不会害怕,因为死神看起来还蛮好说话的。
就算每次直说不了几句话,但耐不住次数的不断增多,已经可以像老友一般好好说话了。
每次过来似乎都会比去年明显一点,最近几年已经可以看见如发丝一般细细的丝线,连接着宽广无垠的天空。
“没有丝线了。”死神略微歪着头,看起来很困扰的看着对方。
霍金笑了笑,没有回答。
死神也没有笑,他只是看了下霍金,就化为了透明的阶梯,阶梯不断增长,仿佛要连接到宇宙的尽头。
霍金身上的丝线也动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牵扶着只有28克的灵魂,一步步的踏上了那广阔自由的星辰大海,只留下太过沉重而带不走的躯壳。
躯壳则是望着灵魂化作天边的星辰而在默默的祝福。
人间的星辰已然落下,但全新的星辰脱离躯体的束缚在宇宙自由翱翔。

评论
热度(2)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