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言语的旅者【下】

*是清生贺注意,ooc注意

 

*改了原本的文章……码了两万字被咱一刀全砍(咱决定拆电脑)

 

*取名废注意,我一定会在生日这天写完的

 

*这样也能接受就继续看下去吧

 

狱原昆太此时正乘坐着日本直达爱尔兰的飞机。

自己的青梅竹马消息不明,虽然刚开始工作的那一段也是最多只会发一个消息说去哪里,之后再默默回来,可是一般工作都不会超过太久,而且最近也会好好的发信件回来,可是两周内内是清的消息仿佛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波动,姐姐非常担心,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到处打听消息,最后终于在真宫寺的工作间找到了下一次要出行的地点:爱尔兰的高威。

离到达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还有四个小时,期间昆太一直看着自己手上被打印出来的资料,沉言人希望找到他的妹妹,名字是天海兰太郎,给出的地点就是爱尔兰的高威,信物从资料看上去就不是很充裕,因为如果待在传语人身边时间足够的长的话,信纸下方的生平事迹一定会至少表明的极为清晰,可是信纸下方的生平事迹却扭成了一团乱麻。仿佛是被硬生生打乱了一样。

沉言人将听语人至少使用超过七天的物品许下希望传递的话语,然后将信物放在指定地点(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而且数量非常多,多亏历代传语者的功劳),再由传送阵传送至距离较近的传语者的身边,最多两天就能到,信物在传语人的身边所呆的时间越久越好。这样能够寻找到人的概率就会高很多,但是生平事迹一通乱麻的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名字也很男生……难道说……

真宫寺是清现在和一个一头绿毛的笨蛋在一起。本来是来找听语人的,说好的妹妹呢?谁能想到对方是个个头比自己还大的直男!真宫寺找到对方的时候,对面简直一脸懵逼。大致情况,真宫寺:“你是天海兰太郎对么,这是沉言人希望传给你的话语。”真宫寺心想对面说好的妹妹怎么变成男的了,有可能变性了。对方接过之后读了下,然后神情崩溃的把纸送还回来:“这就是我委托你帮忙给自家妹妹的话啊。”“诶?”

如果信物在沉言人的身边呆的时间比听语人身边久的话,信物的指引方向就会朝着存在时间较长的一方倾斜,这样的话下面的一通乱麻也可以解释了……狱原昆太这么想到,是清因为最近才接触传语者的职业所以好像从来都没遇到过这个问题,所以有可能不知道呢……

两个头顶绿色的大男人在雪地里互相瞪了好一会才互相自我介绍,然后开始捋顺这件哭笑不得的事情。真宫寺思考了一下,想了想之前一通乱麻的情况,以及昆太在自己当上传语者第一天所交代的处理情况之一,真宫寺问道:“可以请问一下天海君你给的信物有超过七天么?”“肯定有的,而且我随时都带在身上……”“等下,你随时都带在身上?”这家伙妹控也是够深的。

虽然姐控没什么资格说就是了。

“那个……沉言人如果信物带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比传语人要长的话,信物指向的目标估计就是沉言人了…….”“…….”天海兰太郎一脸失落的低下头,看起来对找不到妹妹的失落油然而生。真宫寺看着他蹲在海岸边,拿起递给天海的便签重新贴回箱子上,感觉自己这次白来了。

天海兰太郎是个为了寻找多年前失踪的妹妹而到处旅行的冒险家,在冒险家的圈子中意外的很有名气,不只是因为冒险的次数和危险程度,每次整理的资料都是别人认真研究的文章,总而言之,为了妹妹环游世界的妹控这次是为了调查爱尔兰的古老传说顺便寻找妹妹而来。

“如果天海君你还有别的信物的话,也还是可以找到的。”“…….姑且都全部带在身上了,而且都是贴身带着的…….”“…….还有别的么?”真宫寺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既然来了不能浪费,就直接询问当事人,实在没有的话,抱歉,怎么样都帮不上忙了。

天海挠了挠头,拍了下真宫寺的肩膀,说自己的旅馆里还有个木质的存钱罐,由于有点碍事就会放在行李箱里面了,于是真宫寺就被天海强行从海岸的船坞拉到了天海现在所在的旅馆。

天海把那个存钱罐掏出来之后,真宫寺默默地在心底吐槽,这哪里是有点碍事的程度。看了看对面快和自己头一样大小的存钱罐,深深感叹这家伙的妹控力。这个存钱罐刻的跟南瓜灯很相似,上面涂满了各式各样的涂鸦,后方和底下被凿出了用来存钱和取钱的按钮,看起来十分奇怪,晃了晃里面还剩下两枚硬币。

“嗯……这个是以前父母去爱尔兰旅行从一个小商贩那边得到的,就给了家妹,家妹很喜欢这个储物罐,每天都会将硬币掏出来数,还在存钱罐上面标记了…….”真宫寺将多余信息剔除,得出这个存钱罐可以找到天海妹妹的事实,于是趁天海还在滔滔不绝的时候用小刀从储钱罐上割了一小块下来准备放进油灯里,天海想阻止对面的人祸害自己妹妹的物品,可惜真宫寺早就预料到,以一个漂亮的回旋躲开了对面的阻拦。

接下来的事是真宫寺和天海怎么都想不到的,油灯被放入生命的信物之后用暗色的光芒划出了一扇门,在目瞪口呆的两人面前,门轻轻地向后滑去——

狱原昆太一到都柏林就立刻去转去高威的火车,三小时后,整个人没有丝毫赶路途的疲惫感直接在路人惊讶的眼神中把油灯掏了出来。

放入平常是清经常用的笔,但是这次没有化为光线,而是呈现出一副地图,地图上是整个高威的放映图和传语者经过的踪迹(强行插入设定:信物的光芒只有拿着传语者的人才看得见,搜寻传语者的时候由于油灯的关系会显示出极为详细的痕迹),但是没有显示传言者的位置,反倒是是清的位置在某个地方极为突兀的断线了。

“这个地图的位置是……穆尔家庭旅馆酒店么……”真是意外,是清平常绝对只会找一家普通的青年旅馆的……最坏的可能就是出事了……可是传语者死去的话其他的传语者一定会察觉到的,所以还是先过去看看为好。

到了酒店门口,钢笔已经快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但是光芒毫不犹豫的指着酒店三层的一间房间。

狱原昆太到前台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说是那间房间住着一个很出名的旅行家,房间已经缴纳了两个月的费用,所以暂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昆太偷偷看了下住宿人员:“天海兰太郎。”昆太急忙道谢做贼心虚的无视电梯直奔三楼而上,果不其然,门是紧闭着的。

昆太贴上木门用耳朵听了听,敲了敲门,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只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万能解锁房卡(美兔制造)。“这样做是犯法的。”“是清的安危比较重要。”的天使和恶魔在小心脏内部扑通扑通的跳着,用手接触了门把,但是却推不开。

怎么回事?昆太想了想,决定用劲向里面推,可是却没有丝毫运动,昆太下定决心,用力一撞,然后发出了一声绝对会惹人在意的声响。门缝隙就从里面吸入了无数的空气,这一层的空气似乎都稀薄了很多,随后昆太应声倒地。趁还没有人到来之前,极为快速的将行李箱拖进房间里并锁好门。

喘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住因为巨响和紧张而怦怦乱跳的心脏,随后朝着房间正中央一看——漆黑光芒组成的门正在缓慢吞噬着房间的空气,昆太怯生生的往里面一看,无尽的漆黑,但是却有一点微弱的光芒,光芒分成了两条细线,细线分成了无数的分支,连接着所有属于是清和另一个人的物品。周围的物品散乱在地板上,而且多多少少的都被光线侵蚀了许多,特别是是清的东西,由于东西带的并不多,行李箱只剩下一半了。

狱原昆太发现黑色光芒的源头来自桌面上一个奇怪的木雕南瓜头,昆太想了想,将自己带来的细碎物品全部放在身上,昆太准备将一些自己平常最常用的东西放在油灯里面,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带着的眼镜放入油灯内部,油灯的光芒化作一条光线,连接在昆太带来的物品上,昆太确认锁好门遮住窗户后准备踏入门内之时,木质南瓜头毫不犹豫的跳进昆太的怀里,昆太吓了一身冷汗,但是又不知道放开的后果是什么只好一起带入门内。

“现在这个状况该怎么办啊?”天海穿着一声铠甲问道,真宫寺被铠甲的重量和热度勒出白眼,看了天海一眼,说道:“那个诡异的南瓜头绝对不是你妹妹的东西,我们在这个地方呆了三天左右,杜拉罕的一生将近结尾了,看来这就是无头骑士的由来啊。”“然后那个南瓜头就是万圣节那个穷青年的南瓜灯啊…….”天海叹着气这么说道。两个人现在穿着盔甲在战场附近,无人注意,也接触不到他们,但是他们却可以轻微干涉,看着无头骑士之前的人类生涯。

真宫寺看着油灯上的两条光线,神情凝重的说:“我们必须尽早离开这里……我们的信物可都快不够用了。”天海点了点头,想着刚进来的时候真宫寺让他强行拿出自己身上的物品以及被迫握了握油灯的手把后看见的光线,彻底明白自己现在必须依靠着这条细细的光线才能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刚开始的时候天海将发卡和耳钉放了进去,真宫寺则是硬生生的塞入了一顶帽子。信物的耐久是根据随身携带的时间决定的,所以当真宫寺的帽子全部化为光尘消失后,天海的发卡剩下一些,所以两个人在这几天内,得不停的向油灯内部投放自己身上的物品,两个人都把所有的取暖衣物取下来,两个人取了两幅铠甲,偷了军营的一把刀,将衣料撕碎,变为延续回到原来世界指引的燃料。

两个人也从头开始看无头骑士从征兵到升职,再走向战场,再升职,再走向战场,一个人的一生哪里是那么容易看完的,两个人花了快三天才看到现在,衣服,靴子,围巾全部用完,现在两个人的所有物如下:天海还有一个妹妹的发卡以及自己的戒指,还有裤子加内衣裤。真宫寺还剩下秒表和表链,口罩,头绳,裤子加内衣裤。真宫寺头疼的算了下,看起来加上身上的衣物只能再撑最多一天了,说道这句话的时候灯内的燃料已经快燃尽,天海将自己的戒指和妹妹的发卡不舍的放进油灯,真宫寺则是纠结了好一会,才把头绳和口罩一起放进去。

天海愣了半天才看发觉对面终于把自己的口罩揭下来了,看着对面及腰的长发以及清秀到像女人的脸,决定无视这个问题,继续等待这个超长纪录片的结尾。当两个人看到英勇的骑士头部对敌方割下之后,故事戛然而止,一声黑色盔甲的无头男人骑着黑色的战马,踏着影子而来。

无头骑士歪了歪脖子,底下亡灵马也跺了跺蹄子停在两人面前,用不存在的头嗅了嗅两个人,无头骑士就将自己的手伸出,并指了下自己空无一物的脑袋。“您好无头骑士先生……您的南….”“头颅在门的外面,可以让我们出去拿给你么?”天海刚要说漏嘴就被真宫寺堵上,无头骑士晃了下身体,看了看油灯,准备从腰上抽出剑斩断那两根光线。

“啊,是清你在这里啊——这个南瓜头原来可以指引是清的方向啊——”狱原昆太这个时候拿着油灯,抱着南瓜头就这么奔了过来,无头骑士看了看远方奔过来的大个子,放弃抽刀的动作以及无视对面两个人警戒的眼神向着昆太挥了挥手,于是昆太就和南瓜灯一起被拽了过来。

昆太大字趴在地上摸了摸头,无头骑士则是抚摸着南瓜灯,晃了下听见叮叮咚咚的声音,就随手伸进南瓜头的内部摸出两枚钱币随手一丢,天海则是跳起来接住了这两枚钱币,无头骑士将南瓜头放在空荡荡的脖子上,心满意足的准备拉着马离开,顺便用手指了指路,突然打开了一扇大门,无头骑士就这么驾着马慢悠悠的走了。

“是清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边的就是天海君么…”“有什么话等下再说,先出去为妙。”于是三个人跑出了这扇黑漆漆的门,三个人跑出的一瞬间,门就化作灰尘消失不见了,昆太正准备和两个人好好聊聊这几周的事情之时,两个人不知为何全部倒下了。

“那个,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三天没有进食水和食物了……在里面明明完全都不觉得饿来着……赶快帮忙打急救电话……”说罢天海也跟着真宫寺一起晕了过去。

两天后,真宫寺终于醒来,感觉到腿部的沉重,看见的是昆太正坐在自己身边和天海聊天,天海看起来有点虚弱,不过比自己好了很多,昆太看到自己醒来之后十分激动的吼了一嗓子随后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看了看周围,才小声的叙说这两天真宫寺晕过去之后的事。

原来昆太看到两人昏过去立刻就让工作人员打了急救电话,然后趁工作人员打急救电话之时,将地面上被光线侵蚀了不少的东西用被子遮起来,只留下一些完整的资料和自己带了的书籍,这件事第二天还被传到当地的新闻报纸,说是两个旅游家研究资料研究的废寝忘食而营养不良入院,昆太已经给姐姐打过电话了,让姐姐在那边安心。

“还有哦,昆太接受了天海君的委托,决定去帮忙他找妹妹——你看,这两枚硬币及其清楚的展示出了天海妹妹的资料呢,是清你还没好,昆太先代替你去。”昆太挥了挥手上的资料以及压在自己腿上的打字机。

难怪腿部沉重呢。真宫寺想。

 

 

 

 

 

 

两周后,真宫寺正在传言的路途中被天海刷屏,上面是天海和另一位头发和天海一样乱卷卷的女孩,真宫寺道了恭喜后被对方持续刷屏,面对这样的事,真宫寺想了下,决定暂时屏蔽比较好。


评论(2)
热度(8)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