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言语的旅者【上】

*是清生贺注意,ooc注意

 

*改了原本的文章……码了两万字被咱一刀全砍(咱决定拆电脑)

 

*取名废注意,我一定会在生日这天写完的

 

*这样也能接受就继续看下去吧

 

 

 

全身上下包裹严实的瘦高男人冒着细碎小雪大步向前迈进,踩碎的薄冰渣可怜兮兮的沾在鞋底,雪花和泥土的混合物抬头看着整整齐齐塞进长皮靴的牛仔裤。

石轮带着沉重的胡桃木的旅行箱沉默的漫步在人类的步履后面,停留在手提把的雪花观察了一会被口罩遮的严严实实的脸选择回到地面,油纸伞被红绳固定在箱子边上,读着贴满箱子颜色各异的便签。

黑色长大衣的扣子扣得严严实实,后摆随着不算猛的风轻轻晃动,肩膀略微垂下的方格灰围巾跟着身体的震动离开温暖的脖颈,快顺着后背滑落之时被一只带着皮手套的手重新搭在衣领上。飘落在口罩上的雪花察觉到呼出的热气是雪生大敌,选择化为水滴和口罩融为一体等待蒸发后重回天空的时机。

搭在额头上的发丝遮住了金色的视线被手掌拂顺到冻红的耳垂附近,顺着风儿荡着秋千看着不断后退的脚印和搭满雪的树枝。黛蓝色长发被高高盘起,一根发丝不落的塞进军帽里面,帽檐的阴影恰到好处的遮住了那双充满打量的视线,显得整个人更加低沉。

男人低头看了看胸口处的挂表,决定加快步伐继续前进。

十几分钟后,气质阴沉的男人走在不怎么起眼的道路边上,步伐带着呼吸的节奏一起有规律起来,一呼一吸中带着寒意的空气争先恐后的钻入暖和的肺部,在容易犯懒的午后让人全身上下都清醒了过来。

便利店里面的店员略无聊的耷拉着眼皮懒洋洋的清点货架上的物品,一旁的熟食店外围飘着淡淡的香味,还能听见里面老板和老板娘聊天的声音。有轨电车顺着从未改变的路线缓慢前进,这个时间街边的路人根本没几个,有的话也是搓着手提着从超市买来的物资赶回家里被炉的怀抱,愈发显得拖着行李箱的那个人十分违和。

看起来像是旅行者的人在车站附近停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北海道全景地图,上面标注了各个地点的旅行地点,特产,换乘车辆,以及各式各样的传言。

这次的沉语人真是麻烦,情报给的实在是少……只给了信物,名字和有可能的存在地方。看了看旅行箱上的便签,总感觉这次工作会有点困难。将脸埋入围巾顺便裹紧大衣的男人这么想到。

前天晚上将近凌晨之时,研究民俗学的男人依着台灯的灯光低头仔细翻译手上的珍惜资料。外面翅膀的扇动声并没有让全身心进入那些未知的古老知识的学者清醒过来,直到窗口被猫头鹰啄了三下才反应过来,略迟缓的放下手中的资料轻轻打开打开窗户。看着对面用爪子从身上的包裹掏出一封及其朴素的信封,用翅膀行了个礼,随后带上了窗户扑凌着翅膀就这么走了。

亚麻色的信封摸起来极为粗糙,信纸不自然的凸起。凑近耳边听了听,里面有极其细微秒表转动的声响,凑近鼻尖嗅了嗅,还有淡淡的中药味。心在资料的男人眉头舒缓了下来,暂时先放下对资料的研究心,小心翼翼的拆开印着樱花花瓣的蜡印,抽出里面的信纸打开看了下,这个时候还戴着口罩的男人的嘴角边轻轻翘起。里面清秀的钢笔字这么写着:

是清:

最近过的还好么?姐姐很担心你和昆太的日常生活,因为你是那种会经常熬夜的人,昆太则也是经常会研究的入神而忘记睡眠,要注意自己的生物钟和伙食搭配啊。不知不觉这份工作已经持续快三个月了呢,如果不习惯这份职业的话可以拒绝。

毕竟传语者的生活对不习惯长期奔波的人是一种煎熬,很多时候也不会有人会把这种都市传说般的职业当做真实,这份工作承担着沉言人话语中沉重的情感,我们并不能将自己的情感带入对方的情感,只能传递不知道会不会带到的心意……毕竟是清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可能会觉得莫名的心绪不稳,姐姐也希望你多思考一点。

对了还有一件事……这几天姐姐希望可以知道是清的行程,毕竟是清你每次出去的时候虽然都会说,但是回来之前都毫无音信还是很会让我们担心的,姐姐和昆太还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注: 昆太选了一个挂表,姐姐选了一条表链,我们两个一起选的,希望是清喜欢,祝旅途愉快。

                                                                     姐姐

看起来心情很好的男人仔细的将信纸上的字看了几遍,仔细叠好后,从信封里拿出被擦得发亮的银色挂表,“滴答滴答”的细微声响在安静的房间显得十分清晰,能从指针的转动看出来有好好上油。秒表的中心停着一只小小红色的蝴蝶,懒懒的扇了扇翅膀,就让所有的指针针都围着蝴蝶转。银色的表链顺着手掌滑下,锁链表面倒印出来得人影被扭曲的不成样子,闪着奇异的光芒,锁扣内面清晰的刻着属于自己的名字:真宫寺是清。

正当真宫寺是清准备怀着略暖的心情准备难得的早早入睡之时,窗口又传来了扑腾声,窗口的猫头鹰半眯着眼,懒散的撞了下玻璃,真宫寺打开窗户,对面嘴里咀嚼着肥硕的田鼠,看起来有些不满包裹送来的时机。真宫寺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吃的满脸血,从布包里掏出一个看起来有些年代久远的音符发卡后吞下食物就这么走了。是明日的工作啊,真宫寺略有些嫌麻烦的心想。

他拿起发卡,放进自己桌面有点古老的打字机里面,打字机在被放入发卡的瞬间获得了暂时的生机,撞针开始快速的抖动起来,滚筒转动着白纸的面庞,键盘轻巧的舞步随着比划的出现而变得更加激烈,悦耳的铜铃声响起,一份接言者的情报展现在真宫寺眼前。

“赤松枫……高中三年级……很擅长钢琴,因搬家所以主人易手。”很简单的一句话,下面则是发卡到了赤松枫这个人手上之后的所有人生轨迹,以及沉语者希望带到的话语。看了看接言人现在可能居住的位置,北海道么?正巧现在我还在日本,趁这几天赶快办完吧。

于是真宫寺是清第二天一大早就踏上了前往北海道的路途。坐在新干线的靠窗位置,坐在对面的人完全不敢看他一眼,这样反倒是清闲。真宫寺靠着手掌,看着窗外不断一闪而逝的景色,模糊的景象淡化了看风景的心情,只好从大衣掏出研究资料继续阅读。

 

现在最主要的是确认接言人是否还在北海道。真宫寺决定先去找个落脚点,毕竟大街上直接开箱子还是有点需要勇气的。就先找了家青年旅馆歇息,空荡的双人床(上下式)真宫寺打开了有自己身高一半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盏空荡荡的油灯。

 

油灯的把手及其简单,就是个铁把手,上面没有任何生锈的痕迹,也没有属于铁的味道,看起来像是做了特殊的处理。略微翘起的灯顶,呈雨檐的模样,也没有什么装饰雕刻的痕迹,身为灯壁的水晶则是干净的会让人误会成玻璃,扭开灯底的盖子将发卡放进去之后等待接下来的后续。

 

发卡进入油灯内部的一瞬间发出了极为温和而又稳定的光芒,数以万计的微弱光点向着灯内奔去,第一次看的时候几乎是近乎震惊的盯着看,知道光束成型过后才反应过来,温润的光芒逐渐成型,一道光芒从灯内放射出去,极为笔直的朝着自己原有的主人奔去。

 

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啊,这样的话找起来就方便很多了,真宫寺看着灯光摸了摸下巴,决定先看看地图再说。

 

真宫寺脱下了手套,拿起油灯,灯光朝着地图上的北海道转悠许久之后在小樽停下,真宫寺用细长的手指指着地图上的现所在位置,现在位置是札幌,离小樽距离不远,坐火车预计四十五分钟就到了,但是由于有轻微小雪,所以可能会晚点。将发卡从油灯中拿出,发卡不知为何边角已经消失了半个米粒大小。真宫寺掏出手机看了看明日的天气,是个明朗的晴天笑脸,希望电子的天气预报能够管用。真宫寺在关掉空调后抱着被子瑟瑟发抖的这么想到。

 

外面的雪似乎停下了,真宫寺将棉被裹在头顶细细咀嚼刚刚得到的知识,定了明日第二天第二班的火车票,剩下的时间似乎更加难熬(空调过敏),于是决定趁着多余的时间,出去走走,毕竟札幌也是非常出名的旅游景点。

 

光速打好礼品清单,是清决定要给姐姐和昆太带点东西回去,于是乎真宫寺出门转了一圈,从带满是云层的午日变成了星星洒满天空的夜晚之后,真宫寺终于归来,从两手空空变成了全身重物:精致易碎的玻璃工艺品,被心灵手巧的工匠用惊为天人的手艺制造而成,深蓝色和浅绿色互相交杂在一起的感觉真的是十分唯美;薰衣草的香包,缝制紧实,做工精美,淡淡的薰衣草味可以缓解失眠,姐姐也许会喜欢呢;津轻漆器,被刷上了厚厚的彩色鼬漆,工匠极为认真的一层层研磨,繁琐的关口,带来的确实无可替代的工艺之美,以及满满一整袋的生巧克力,起司蛋糕,白色巧克力等一大堆出名点心,被真宫寺和一封信一起从邮局寄出,希望到达的时候还是新鲜的,不知道他们会喜欢么。躺在床上,真宫寺看着少了个角的音符发卡,这个信物,能够使用的时间不是很长,明日看起来要加快时间寻找才行。

 

第二天早上起来退了房之后直奔火车站,省略一段因为穿着太奇怪被围观的过程之后,终于到了小樽,走出车站好一段距离之后,才从背包里拿出油灯。油灯点燃了发卡,发卡就报以比昨晚强烈的光芒来寻找自己的原有主人。

 

光芒由于过于强烈,在真宫寺的面前构成了一副简易地图,上面明确表明了现在赤松枫所在的正确位置,看起来位置没有变动。有了位置之后就好办了,真宫寺立刻拿出手机记好地点,叫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出发,这时候的发卡只剩下三分之二了。

 

急忙忙的下车之后,真宫寺拿出油灯,继续指引着接言者的位置,发现坐标一直不变,说不定还是在校学生,希望能在目标走动之前赶上,真宫寺拖着沉重的旅行箱一路小跑跟着光束来到了海岸国定公园门口。

 

真宫寺喘着气,希望能够休息一会,可惜已经接近接言人的光芒可没有这份耐心,硬生生的将真宫寺的步伐缓慢向前拉近。真宫寺小步的走着,缓解一下被榨干的肺部。光芒愈发的强烈,在大白天的阳光加上地面上的积雪,差点把真宫寺的眼泪给闪出来。

 

“请问……我看您似乎不是很舒服,您没事吧?”远处走过来了一个金发紫色眼睛的少女,距离站的略微远了点过来询问真宫寺(毕竟这身打扮太不可靠了)。油灯的光芒突然熄灭,真宫寺半跪着从地上爬起,看了看面前的少女,从旅行箱上取下了一张便签。

 

“你好,你就是赤松枫么?有人叫我帮忙给你送一句话。”“送一句话?……是谁?”“抱歉,我们必须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不信的话请看这个。”真宫寺将便签双手递了过去。

 

赤松枫警戒的看了下疑似可疑人物的带着口罩的男子,从身后偷偷掏出一瓶防狼喷雾,就这么慢慢地接近对方,令她没想到的是,极为轻松地就拿到了便签。

 

接过纸条后,赤松枫从头到尾看下来,手掌遮住双唇,轻轻地读着着纸条上的话语,因为手掌的缘故听不太清楚,一边读一边略情绪激动地轻声啜泣,正当少女从激动情绪恢复过来想要道谢的时候,对方早就不见踪影,只留下了一个看不出样子的发卡。

 

真宫寺心想,还不至于这点事都需要让人道谢,于是传言者就这么拖着行李箱和油灯,准备回一次近三个月都没有回去的家中看一看。

 

 

 

 

 

 

 

三周后

 

狱原昆太和真宫寺的姐姐叫在真宫寺是清的房间内探讨着什么,两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疲累,姐姐有些疲惫的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说道:“确认是清再也没传递消息的地方,是爱尔兰。”

 

 

 

 

 

结尾的转折有没有吓到——因为是熬夜重新修改思路所以有些BUG就暂时不找了——

之前的文章被咱彻底写成了旅游的吃喝玩乐——所以要多一点紧张感才可以!绝对是好结局——今下午醒来后接着码字——

评论(2)
热度(12)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