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天】梦境旅途(2)

*重度OOC注意,CP各位取关,灵光一闪的脑洞,第一次写天真天,多指教啦

 

*取名废……如其名一样只是个冒险短篇,欢迎捉虫,对于专业知识咱不太懂见谅

 

*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

 

 

降落于梦境的那个瞬间,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大海和天空的彼方因为黑暗而混淆在一起,两个人现在正迷迷糊糊的躺在飞的摇摇晃晃的幼龙身上,狭窄的空间翻身不小心就会掉落在海中,还没长齐的鳞片并不硌人,外露皮肤感觉到粗糙凸起的质感以及冰凉的温度。

天海由于突然到来的耀眼光束反身性的遮住了双眼而醒了过来,过了一会发现不再刺眼之后就一脸迷糊的用胳膊将自己从躺地式撑起来,被高空的狂风打脸好一会后才彻底清醒。由于在空中急速飞行,收到狂风与寒冷的双重刺激难以睁开,模模糊糊看见对面有个头发炸毛的瘦高男人以半蹲的姿势牢牢地伏在那里,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之后偏了偏头。

在暗淡星光的映衬下,脸上的阴影无法让人看清表情,但是两道金光透过薄薄的雾气死死的盯着天海。这个情况直接让天海吓得又重新倒了下去。脚底没有可以拉住身体的物品,身体就这么随着地心引力将天海拉下龙背,即将降落于大海的表面。

真宫寺比天海早一段时间醒过来,在龙家三口刚起飞不久已经彻底清醒,看了看对面在这个情况还能保持睡眠的真宫寺感觉天海明明是探险家心也太大了。对面整个呈大字型躺在龙背上,因为开始变冷所以手脚都尽量缩在身边。看了看这头幼龙跌跌撞撞的飞行轨迹以及前面稳稳的巨龙,感觉两个人的小命随时不保,只好伏在脖子上尽量避免风压,但身体没有感觉到任何高空的不适应,也没有缺氧反应,口中也没有雾气但是却感受到刺骨的寒冷。耳后一闪而过的音爆表明现在的飞行速度,但是天上的星星却没有随着目光一起运动,雾气没有被翅膀拍出的气波拍散,像是及其真实的的游戏一样,不过自己是游戏的主人公,一不小心就会丧命,而且没有复活机会。

真宫寺发现黑暗的交接点对面以慢悠悠的速度飘来了光点,这边则是没有散步的心笔直飞了过去,冲散了光圈。一团走散的光芒拍在脸上,拿下来一看,真宫寺发现是只蝴蝶。

这个高度居然还有蝴蝶,真宫寺心想。

蝴蝶全身散发着柔和的淡黄色光亮,在手心中犹如小小的火苗一样温暖。没有花纹,纯粹由光芒本身构成。前面的巨龙嫌麻烦一声怒吼就将前面的蝴蝶群驱散。面前的空中数以万计的蝴蝶和手上的那只受了惊,柔和的光芒开始变得刺眼,身上的花纹划出一条光线,光芒构成的短暂领域就此展开,真宫寺迫不得已放开那只烫手的蝴蝶,龙倒是悠哉的继续飞行,真宫寺用尽全力将脸埋入暗色的鳞片也没有减轻双眼流泪,默默想着天海没醒真是走了大运。

天海挣扎着甩开地心引力的手,可惜身体早就陷入大海的诱惑而直冲而下,后面一头发炸毛的人踩着什么东西想拉住天海的脚可是却也被黑色大海嘲笑着拖进他的怀抱。天海这才看清楚那个杀马特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还没来得及询问就随着下坠的进度甩开了这些疑问。迫于恐惧感天海被迫将喉咙里的惊叫吼出身:“这到底是哪里啊!!!!!!!!”之后被真宫寺抱住脚的姿态砸入海面。

遗憾的是这件事只能他自己来感受了。

拍入水中的那个瞬间都没感受到特别剧烈的疼痛,最多就是从宿舍二层床摔下的体感。两个人被水呛了好几口之后想上浮却无法突破水面呼吸,天海蹬了两下脚,开始捶打本该轻而易举穿过的水平面。捶打一次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听起来是乐谱的基本曲调,乐谱被生死攸关的节奏给搅乱成破碎的音符。真宫寺一把抓住了旁边正在游泳的剪刀向上刺,剪刀干脆利落的捅破了海平面一个微小的洞,捅碎的洞周围开始发出轻微的玻璃碎裂声,两个人快耗尽肺内挤出的最后一口氧气之时,头顶上的破洞彻底碎裂成了黑洞,天地轻巧的翻了个身,黑洞开始吸收周围的海水,当然包括离黑洞最近的两个人。

大脑还没来得及发出警告,身边的水和盐还有各种微元素的混合物就这么化成了树洞墙壁,两个湿漉漉的大男人抱在一起开始笔直的朝着深不见底的终点。真宫寺将尖叫扼杀在喉咙里,用双手紧紧抱…..掐着天海的后背,生怕一个疏忽难得的同伴就会在眼前消失。天海欲哭无泪,掐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用头发抽脸…….(注:两个人抱得姿势有点像恋人许久不见的紧紧拥抱的感觉,脚也是互相锁在一起的)。脸颊被抽的火辣辣的,后背根据上次被食人族追杀的经验估计早就青紫了,腿被锁住动弹不得,不好责怪对面(就算说了也听不清楚),只好祈求能死的不那么凄惨。

突破前面一道彩虹色的柔软屏障后,两个人望着离自己还有三米的景象:面前许多白色的尖锐物品以及湿润的红色长条在散发着热气,最深处能听见低低地嘶吼声,以及正在死死盯着看起来不是很可口的两人的竖直瞳孔。哥斯拉半眯着眼睛,打算好好享受从天而降的食物,天海脸色已经比真宫寺还白,真宫寺嘴里诺啜的自己的姐姐。眼看两人就要双双被吃,一个画着兔子头像的火箭飞拳打飞了两个人,两个人就以随机抛物线的状况飞了出去,兔子头像咧着一嘴尖牙哈哈大笑之后“彭”的一声变成了一束火苗挂在两个人身上。

哥斯拉睁开了通红的双眼,本来这食物吃不吃都无所谓,可是别人硬生生的夺走可是会损伤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威信的,追上去?还是跑远一点在追?哥斯拉用四根爪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准备磨磨自己的牙,追上那两个可怜的食物打发时间。

被打飞的两人由于速度过快在七彩的天空中中划出了流星的轨迹,身周的衣服不断的冒出青烟,焦糊的味道充满着鼻腔,头发并没有失去水分反倒像是吸取养分般变得更长了,衣服没有消失,反倒是成了火灾源头,布料被金色火焰不断燃烧后又重新长出来。真宫寺估算自己体感温度有四十多度,感觉并不是特别难以忍受……大概。

呛鼻的浓烟可能是闻的时间太长了,天海想,不然怎么有烘焙点心淡淡的甜香还有太阳晒的刚刚好衣服的好闻味道。漆黑的烟开始洒落闪闪发光的碎屑,如果有人看见就会发现这是闪闪发光的金平糖,味道还很不错。哥斯拉慢悠悠的捡起一把尝了尝,心底这么评价。看了看前面两道漂亮的星尘隧道,决定逐个击破,也更加好玩,这个世界强大的创造物这么想到。

天海发觉自己身上有东西晃动的的感觉,低头一看,那些火焰和浓烟变成了无数个动物的玩偶头,正在努力咬着自己衣服下摆和裤脚一边从脑袋内部挤出笑声直勾勾的盯着,天海吓得全身汗毛直立,后背的冷汗凝固成许多小小的子弹一颗一颗的对准玩偶眉心射击,被打落的玩偶不甘心的发出尖叫后变回尘土,还没松口气就被一只巨大的手强行捏住,途中飞过的棒球手套出于好心将包裹天海的光束给剥离开随后以一个漂亮的回转姿势丢了出去,随后发出一声“好球~”的欢呼声后就变成无事手套一样继续游荡。

真宫寺在飞行光束中摆出极为古怪的姿势,在心底祈祷自己和天海的人身安全,能够不缺胳膊少腿的回去就是上上签。盯着身上那些咧着尖牙的类空调机器,牙恨恨的想撒一把盐将它们全部净化掉。“小哥——你的快递到了——”一只刺猬全身扎着甜点踩着芬达喷射着二氧化碳就这么飞了过来,用自己小巧的爪子敲了敲屏障。“喂喂——听得见么——”刺猬用力敲了敲光罩,不过细小的声音根本传递不进去,只能看见里面的人摆出奇怪的姿势用眼神诅咒自己身上不停尖叫的机器。刺猬想了想,从后背取下一根牛奶棒,轻轻点了点光罩。

光罩被触碰的瞬间,化为糖果血雨的源头不断下落,刺猬随手接了一颗糖拆开血淋淋的包装塞入嘴里,嫌弃的吐了出来。类空调机器哀嚎着在糖果雨的攻势下消失,真宫寺一脸淡定的自由落体并闻着充满咸味的空气看着面前满脸嫌弃的刺猬丢了一封信过来吐了口唾沫扬长而去。

在空中随意降落的真宫寺拆开画满小恐龙少女心爆棚的可爱信纸,心里嘀咕估计是之前遇到的那只哥斯拉递过来的,兴趣还真是少女。拆开信纸,里面冒出几只探头探脑的眼珠子,随后互相啃咬起来,撕裂成碎片的眼珠化为比划在眼前慢慢组成。真宫寺看着互相撕咬的眼珠和黑色的墨水互相乱飚感到后背发冷,随手抓了个飞过的电蚊拍一巴掌盖死。

看着面前立体的字迹在眼前浮现,真宫寺脚朝天头朝地的心底吐槽这还要什么信纸,随后开始认真看面前扭扭曲曲的字迹:你好,我要吃你们,请让我玩的愉快点。一方霸主哥斯拉敬上。“这是有多闲。”真宫寺无视即将与地面上无数的尖锐利爪接触的未来在一旁慢悠悠的吐槽,然后被字组成的爪子一巴掌扇飞到了天边,顺便丢了把镰刀过来,镰刀转了数十圈之后吐了个黑洞,还举了个车牌,把铅笔塞进真宫寺嘴里,让他写到达地点。真宫寺叼着笔,写了天海的名字,镰刀拿起真宫寺的帽子嚼碎当了车票,一棍子就将人打进去黑洞的无底深渊。

真宫寺心想,有本事让我落地啊。

天海正在飞行途中被一群会飞的螃蟹搭讪,一群螃蟹互相挥舞着自己的钳子,爪子,手臂互相炫耀,推嚷着周围的同类,一群螃蟹挤在一起吐着泡泡啐了天海一脸,天海已经半麻木的飞在半空中,旁观这群螃蟹的争锋交战。天海的心中正在对自己失踪的妹妹赎罪,如果活不过就变成鬼魂去找她。这个时候面前飞来了一只蓝色的刺猬,全身都是点心和糖果,骑着紫色芬达,就这么“都多拉到啦~”的飞了过来。

“这位小哥——有你的信件——”刺猬大声的喊着,用爪子挥舞着血红的信件朝着天海喊话,天海隔着一群螃蟹愣了下:“我可没有什么信件啊?——”“有地有地——哥斯拉先生寄给您的诶——”刺猬不知什么时候带了点口音,“哥斯拉…….我确认不认识这号人物啊?”“别管那么多给咱接着!”刺猬准备把信递给天海的时候那群螃蟹挥舞着不同的爪子驱赶可能来抢自己搭讪对象的不速之客。刺猬见状从背后掏了块滴着岩浆的熔岩蛋糕飞了出去,里面的内陷准确的滴在全部螃蟹的壳上,随后一声微波炉的音效传出,螃蟹们顶着全红的新皮肤落荒而逃。

“真是,早点让开不就好了么。”刺猬将信件递给天海,天海接过信件之后急忙问道:“请问……可以载我到地面么?我……”“抱歉啦客人~这可是快递专用车~建议您乘坐刚才的螃蟹出租车~那么,祝您好运~”刺猬说着就踢了下瓶身,芬达似乎受了刺激,就这么一溜烟的跑走了,留下天海在半空中凌乱。

天海内心留着眼泪,瞄了瞄手上看起来就很危险的信件,往身后一扔,决定眼不见为净。但是将信件抛出后并没有手中空出来的随意感,转头看了下,无数红色的手臂正挂在天海手掌上操控强制天海的手指将信封开启。

天海的SAN值降低了!

强制性的将信封撬开之后,里面的文字浮现了出来:你好,你和你的朋友被选为我的食物了,感到光荣吧,不要让我感到无聊哦,哥斯拉敬上^l^。还画了个小小的表情。意外的有少女心啊,天海想到。然后被颜表情挥舞着文字组成的棒球棒一击打飞。

天海心想:有本事让我落地啊。然后被真宫寺砸落地面。

真宫寺待在黑洞里三百六十度旋转等待这辆黑车到达目的地,一阵颤抖之后,真宫寺还没来得及适应光芒就被吐了出去,正想着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望了望周围。

怎么还是高空筑业?

就这么砸中了身下天海而坠地,天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真宫寺打落地面,被地面的棉花糖田地救了一命,两个人不知为何互相将对方扶起,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跑路。为什么呢——听听巨大身躯震地的巨响和地面碎裂延伸过来的裂缝,以及后面懒洋洋打着哈欠的哥斯拉,就明白现在做的事不是互相抱怨或者想着如何回去,而是先从这个少女心的哥斯拉嘴里逃生。





感觉梦中怪异而真实的感觉超级不好写,福州的温度超过39°了,这也许就是咱怠惰半个月的原因吧(滚)


 


评论(7)
热度(8)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