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才囚别墅,请问您有何贵干?】

这里有一栋因为兴趣而集合的人们一起修建的别墅,总共有131个房间。

这个数字只要还有人入住就会继续增长,不过现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有一半以上的人常年不在家。

常住人口的数量并不多,有的时候还有可能遇不到他们,一切要看耐心机会还要有点运气。

欢迎来到这栋别墅,那么,祝你好运。

 

今天谷家从食堂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看起来又是在厨房练习菜品的时候觉得困所以往桌子上一倒就睡。

你挠了挠自己凌乱的脑袋,决定再学习一道新的菜式就去洗漱。

不过要先收拾面前乱七八糟的景象。

你拉了拉袖套,整理一下身上的围裙,看着龙卷风经过的场面无从下手。

花了不少时间收拾完毕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昨晚练习的太热心了堆了一桌子的新菜。

……这几天可能都要吃这些了。

你是一个厨师,而且是个创新流派的厨师,因为这个流派几乎无人知晓,于是下定决心在这里练习并且将它发扬光大。

不过大众口味不太好调整,有的时候自己不满意却能受到好评也是有的,这么想的你看了看日程安排表。

这栋别墅里面的家务是轮流制,可惜因为很多人的时间安排无法和日常对接所以基本都是常驻人口在干活。

本来煮饭也是相互的,但是不知不觉就几乎变成自己的场地了。

虽然表面上变成几乎一个人做饭,但心底带着一些窃喜,而且自己是真的喜欢料理。

所以每天都窝在厨房研究自己的心得,大部分时候进入食堂的时候能闻见食用油和食材相互交战的硝烟。

 

今天本该也是和昨天一样差不多过去的,不过今儿有人比平常早了些许来到食堂。

穿着普通衬衫加牛仔裤,还带着圆眼镜框的眼镜,看起来很普通,唯一显眼的就是领子上停着一只明黄色蝴蝶和身上淡淡的森林气味。

打了招呼后心想该将桌面上的菜热一下当做早餐比较好之时,坐在那边的上班族模样的人已经从厨房出来,端了两人份看起来就很美味的料理出来。

你一脸蒙圈的被拉上木凳,看着对面拿好餐具然后愉快的和你聊起日常来。

一开始有点蒙圈但后面就逐步步入状态了,聊得很开心,而且料理的味道很好。

虽说自己手艺不难吃时间久了还是会有点腻的。

两个人聊得非常起劲,盘子里的食物早就被遗忘,开始有些变冷了。

你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对面看了看手表,两个人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同时开始大口拨拉盘子里变凉的早餐。

对面不知为何抢着收拾完桌面和盘子,最后跑出去赶地铁的时候抛给了你一个和他领口上一模一样做工精致的明黄色蝴蝶胸针,在太阳光下闪着漂亮的光芒。

 

这个小插曲过后,你发觉可能需要到处走走激发下新菜式的灵感。

于是你就和探险新大陆一般开始在这个巨大房子的肚子内游逛,为了有氛围还带了个巨大的登山包。

你也对这栋房子感到好奇,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闲的没事干去逛这么多房间的。

你对此充满了决心,希望能够发现很多以前没发现的地方和有趣的小玩意。

找灵感的事儿抛到打蛋器里去了。

 

来到可以当做舞会大厅的客厅,里面居然也难得有人。

一身一看就是记者装扮的人坐在沙发上正在手拿纸笔和看起来就没睡好的人躺在沙发上用懒洋洋的语气正在聊天。

今天的运气真是不错,在自己心底念叨了一会,毕竟这个家太大了,很难碰上什么人。

记者就是记者,而且是这个家的情报强者,几乎啥都知道,在外面也很有名气的样子,而且似乎很受新来的两个人欢迎。

能看见眉毛上的奶油和手背上的指甲油,这么想的你从背包拿了一管芥末酱出来。

另一位是外国人,时差总是倒不过来,是一位美食家,和自己简直一见如故。

夜晚如果你碰见一位长发飘飘的人四处乱逛,请不要尖叫,也请不要报警,这是常识。

你走了过去,直截了当的插入了这个近乎单方面的对话。

你和外国人开始激烈的相互争论,有的时候又因为共同话题而相互吹捧,记者在一旁两眼放光的记录下全对话。

两个人身周的氛围散发出波动可以赶跑瑟瑟发抖的无知人群,除了某个兴奋到极点的记者。

聊得三个人满身大汗,头顶都能看见淡淡的雾气,双方决定停下等下次再说,因为外国人快睡着了。

记者看了看被汗浸湿的原稿十分满意,从挎包里掏出一张可以四处通行各大酒楼的记者证。

快要败给睡意的美食家从沙发下掏出一本罕见的民俗料理见解。

你感到十分满足,因为这些都十分需要,你不知如何是好,也有点不好理解为什么要给自己,于是放下了手上的芥末酱。

你拿了一管辣椒酱进行喷射,一边道歉的调笑一边跑了出去。

听着后面慌乱的声音和明明遭受攻击却依旧睡得死死的鼾声感觉有点理解楼上那两只了。

 

阶梯呈螺旋式上升,看起来很美观,而且木头的香味很适合这栋别墅。

走得太久眼睛都花了。

于是你放弃走楼梯准备靠在某个木门上歇一歇,准备把背交给厚实的木板之时摔了一跤。

穿着猫咪玩偶服的红发饲养家被吓了一跳,缓了缓才走进距离和你打了打招呼。

手上还抱着的兔子感到难受一直蹬着脚,背后趴着一只巨大的狼犬吐着舌头呼气,头上的猫咪懒洋洋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面前这个大夏天穿玩偶服的家伙是个饲育家,在动物园里混的如鱼似水,顺便一提玩偶服按照猫咪——小狗——兔子这样轮换穿。

对面感到抱歉于是就邀请你进来歇息,本来你是想拒绝的。

但看到对方怀里的兔子微张三瓣嘴闪烁着红宝石般光滑的眼睛,耳朵还一动一动的乖巧模样。

还有狼犬讨好的在你脚上蹭来蹭去的触感和快速摇动的尾巴,爪子小心翼翼的搭在你的脚背。

以及黛蓝色的猫咪用爪子梳理顺滑漂亮的皮毛在你面前懒洋洋的打哈欠,尾巴摇晃着,半眯着的金色瞳孔流露出满足的模样之时。

你彻底屈服并夺过对方帽子上的猫咪捧在怀里。

坐在印满小动物爪印的地毯上,你用脸蹭了蹭面无表情的猫咪的脸,胡子略微有点扎,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你的喜爱之情。

对面则是和狼犬一起滚来滚去,玩的不亦乐乎,房间里面飞满了棕色的毛发,有几搓掉在鼻子上让我打了个喷嚏,看起来到换毛期了。

一旁的兔子开始一脸嫌弃,但是随后不久也加入滚来滚去的行列里,我看了看,忍住了一起滚来滚去的冲动。

你决定和他们一起滚来滚去,旁边花盆里面的猫薄荷点着头看着一群玩疯的人发出巨大噪音,和旁边的狗咬棒互相达成共识。

怀里的猫咪似乎被勒的难受,可惜你没有发现。

猫咪从你的怀里蹦了出来,一脸黑线的给了在场的人和动物各一爪子。

你从房间里出来,友好的道了别,对面给了你一顶缝制了猫,狗,兔子头像的贝雷帽,还给了你三个和那三只长得一模一样的玩偶。

摸了摸受伤的手背,挥了挥手继续宅邸的游玩之旅。

 

你决定去楼上逛逛,看了看密密麻麻的楼梯,你转身踏入了电梯。

说好的慢慢探索呢。

 

电梯一打开,你就看见了一个灰发学生抱着几十本书去往某个房间。

你好奇心满满,于是也跟了上去。

里面有一个很胖的女生,正在端着点心和茶壶放在蘑菇桌上,抬头就看见了跟在灰发学生后面的我。

你讪讪笑着,对面则是笑着邀请你过来喝茶,你看到了香草茶叶舒展的身姿和摆放着散发甜香的黄油曲奇和奶油蛋糕。

刚才的玩耍耗费了许多精力,你摸了摸肚子,一口答应下来。

灰发学生是个小说家,以资料众多和设定精细为名,难得看见的时候都是黑眼圈家红眼眶,头发用发夹撩起,赶稿看起来很影响睡眠,看样子是来这个房间取材的。

胖女生是个护士,平常家里有谁受伤这里是首选,业余兴趣是做点心,平常大大咧咧,最近和同样新来的一个人一同给记者搞恶作剧。

房间地板是土地的模样,墙壁贴着树木贴纸,画着绿色草地,天花板上面飘着蓬松的云朵,蔚蓝色衬托着金色太阳十分耀眼。

各种小动物的玩偶和抱枕摆放其间,天花板还挂着可爱的风铃,还能看见点心书籍和各类小说堆在地面。

无视掉旁边的医疗箱和封面看着吓人的医学书籍真的是一个童话般的房间。

护士察觉到了你受伤的手背询问了状况后给你包扎,碘酒消毒的感觉有点痛。

于是三个人开始了下午茶时间,小说家则是不停地观看房间的各式,模样,顺便用笔记录观察,护士则是和我闲聊了起来,顺便科普一些医疗常识。

不知不觉就变成半个点心家的解剖演讲会了,感觉周围的气氛都变了。

不过在场的三人都没在意,你牢牢地记了下来,做料理的时候很有用,小说家用笔写上了这些,并备注备用,护士则是有点讲过头了停不下来。

点心和茶全部进了三个人的肚子,准备离去时护士给了你一个拥抱让你等等,随后去里面拿东西去了。

你觉得那个用尽全力的拥抱快压碎骨头了。

小说家把带来的一堆小说留在这个房间里,挑了几本医学方面书准备告辞,顺便邀请我过去看书。

你表示心动随后立马答应他会过去。

护士将一个里面备满急救用品的医疗箱,和一份表面和内里铺满了草莓和蔓越莓干,还有满满奶油和起司的蛋糕包装完毕强硬的塞入你手里。

看着面前还带着温度并且充满少女心的蛋糕,你虽然高兴但也烦恼着该怎么减肥。

结果一不注意被对面手上的奶油糊了一脸。

 

你擦干净脸之后漫步在走廊里,庆幸小说家的房间在同一层,不必走太远。

小说家的房间打开门全部都是书,一地的书,一墙壁的书,一天花板的书。

至今你都不知道他怎么拿天花板的书。

小说家房间里面书的储存量堪比书店,去找护士借书可能是因为书太多了找不到。

你小心翼翼的找了个空位坐下,看着对面已经进入赶稿状态的小说家,你随手拿了一本书开始看不去打扰他。

你不知不觉将身旁的一系列的书全部看完,发现身上因为长时间不动而酸疼,伸了个懒腰,全身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而小说家还没从无限链接的状态中出来,你本来打算不惊扰他就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来,用红彤彤的眼珠盯着你看。

你被吓得摔了个跟头,一头栽进书的海洋。

小说家开始翻来覆去的寻找什么东西,最后从桌角下面抽了一本书给你,是你最喜欢的小说家的书,还附赠亲笔签名。

你感到兴奋蹦了起来,结实的给了他一个拥抱,随后偷偷用手上的凶器敲晕他。

这个样子还不睡觉会出人命的。

给小说家盖好被子并且轻轻关上门之后,继续自己的游玩路线行进。

 

楼上是有阳台的房间,其实你很羡慕,因为可以享受微风的吹拂。

更重要的是房间面积更大,可以放很多厨具。

你晃荡中碰上了钟表师,正在趴在地上寻找不小心掉落的发条。

你正准备走过去帮忙,听见脚底吱呀一声,你楞在原地。

对面也楞在原地,你低头看了看脚底,发现被重力扭曲的发条。

钟表师一脸黑线的看了看,发现还在可以修复的范围内,舒了口气。

你则是颤抖着等待对面的审判。

结果对面拉着你去了他的房间,推开房门就一眼看出这是蒸汽朋克和现代美术混合的房间。

无数被修理好的钟表挂在墙壁,和地心引力一起晃动,看久了会昏昏欲睡。

数以万计的齿轮,指针,发条,机械零件整整齐齐的排放在抽屉里,还有上色用的无害油漆。

钟表师就是钟表师,家里面还可以顺便负责修一修机器,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兴趣才当上钟表师的,还很喜欢画画,平常随和,但是牵扯到钟表方面的事情就不会那么好糊弄了。

地板上乱放一地的颜料和中间空荡荡的画布引起了你的注意,看起来没有灵感相当伤脑筋。

诺,连喜欢的调试钟表的工作都没在干。

看起来是需要你帮忙想灵感,从背后掏出了画笔和画布给你。

你脑袋一转,立刻就想到了不错的画面。

可惜你的画工不是很好,完全无法表达出自己内心汹涌的想法。

钟表师则是被达芬奇惊醒,用超音速接过你手上的画笔,走到另一张空白的画布面前开始挥笔。

看起来超级激动,颜料溅了西服一身都没注意到。

最终完成的时候你发现这幅画完美展现出了你的内心脑洞。

钟表师最后慷慨的把这幅画送给你,递给你一块雕刻着猫咪的怀表,还小心翼翼的从工作桌上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八音盒。

打开八音盒里面会出来一个雕刻着你的模样的小饰品在里面跳舞,转动发条,献给爱丽丝这首世界名曲就这么从盒子里飘出来传入耳朵内。

你满怀感激的收下这份珍贵的礼物,对面则是把手上的颜料蹭到你的脸上,你就这么变成了小花猫。

为了报复,你偷偷在他脚底挤了一些颜料。

 

从钟表师的房间出来后,你歪着头思考了一会,感觉今天一直在收到礼物。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白送的礼物不要白不要嘛。

这个时候,你听见有人在喊你的名字。

一位蓝色短发的美少女挖着耳朵等待你的光临。

R是一个专业的动漫领域爱好者,不仅仅只是爱好而已,还参与过舞台剧,cosplay,以及动漫电视剧真人版的拍摄,算是半个演员,总而言之,是个披着美少女皮的大叔。

一脸银桑的微笑带我进入房间后,一眼望去墙壁被改造成了巨大的衣柜,里面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cos服装。

你一脸羡慕的看着对面的书柜各种全套漫画,还有漫画家的亲笔签名和各种绝版手办,心里头痒痒的。

各种动漫周边,海报,手提袋,耳机,鼠标键盘,让人怀疑这真的是一个人收藏的量么。

还有塞满柜子的零食,R随便就拿了一大袋给你,还都是你最喜欢吃的,你开始决定减肥。

路过一旁的梳理台时看见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的化妆品,看的你少女心蠢蠢欲动。

R看出了你的少女心,开始帮你做发型,抹指甲油,中间还顺便打击你的身材。

途中R想抹你一脸指甲油被躲开了,你得意的笑着,结果被对方糊脸。

梳了一个蓬松的双马尾,用蓝色丝带做好装饰,再强制性的套上了一套公主裙,你感到略微害羞却很高兴。

R点了点头,表示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于是她也换上了cos服,拿起相机开始一起拍照。

你玩的非常高兴,并不知情自己被拍下了许多黑历史。

两个人都在不停地换衣服,试着各种鞋子,袜子,衣服,裙子,并且模仿自己最喜欢的动漫角色,唱着各种动漫角色的主题曲,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估计会抱怨走错片场。

跳累了唱哑了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还没歇息两秒则又开始嗨,看起来精力十分旺盛。

睡你麻痹起来嗨。

在狂热的氛围终于消退后,你依依不舍的告别,R给了你一个你最喜欢角色的手办,还送了你一套cos的衣服,最后本来想糊你一脸被你轻巧的躲开,被对方预判糊脸。

 

你一脸高兴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觉得今天过得十分有意义,拿出礼物摆在自己的房间里,难得洗完澡后直接上床睡觉,怀着雀跃的心情,进入甜美的梦里。

评论(5)
热度(9)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