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7)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感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侦探咱想你了就出场把,顺便乱入。第一人称叙事(ooc非常严重,各位自己取关)

 

 

*咱卡文的厉害(加上经常打工估计会违背自己定下的时间),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最原终一

 

被赤松同学拉离蛋糕屋之后就准备去周围收集一些消息,今天既然来调查就要做得彻底,从背包掏出纸笔递给赤松同学,顺便悄悄打开手机录音器收集录音(会不会被赤松同学认成偷窥狂啊…….),以及被我写的密密麻麻的附近地图,上面标注了昨晚花了半个晚上标记的询问地点,任务,以及周围附近建筑年龄,拆迁范围还有附近打工者经常入住的出租房(本来想更详细点可惜时间不是很足)。还有快速冲洗相机,以及贴着几十年前的老旧报纸剪下的照片的笔记本(叔叔的工作间有很多),还有各种老年场所的通行证(来自工作间),还拿出自己学校的校徽别在身上,这样可以光明正大的询问不会引起太大怀疑。

赤松同学结果东西后,一脸惊奇的看着我的背包,随后发出赞叹声:“终一君,你真的好厉害,准备的这么齐全——那我也不能输。”我略微好奇的看着她从看起来分量不大的淡粉色背包掏出一堆小物品:赤松同学从自己包里掏出学校社团的的照片和记录板,还把自己的学生证挂在脖子上,自己则是拿出两顶露出脑袋的遮阳帽用力按在她和我的头顶:“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我们的行头了。”

我们决定好了目的地——一所老年娱乐场所,一般都称呼为老人之家,那边我偶尔会和叔叔一起过去看他们打牌,唠嗑,老人家的话率直诚恳(我都是被强行拉去听),一般我都不太擅长应付,爷爷奶奶们夸起人来更是夸张,大爷们一边拍着肩膀在旁边听着叔叔在一旁把我夸得天花乱坠,另一边则是奶奶们在一旁说面目清秀的像个女孩子一边则是拉着我开玩笑的要帮我找女朋友什么的,觉得害羞但是有不能跑掉,只好略尴尬的愣在那里。

我走在前头带路,赤松同学则是略微落后半步走在身旁,为了防止路上的这一段路程太过尴尬所以担起了挑话题的责任。结果惨败,结结巴巴的根本吐不出有趣的话题。赤松同学无奈的笑了笑,随后就很自然的聊起日常。一开始还略微不自然,但是后面就被她甜美的嗓音和温柔的微笑给卸下了紧张的重担,开始互相闲聊各自的家常:平日钢琴练习的时候最喜欢一些柔和的曲子;看侦探小说的时候看了开头就知结尾;有的时候偷懒点外卖会不小心叫错店家;经常做一些在别人看来很掉逼格的委托;恨不得每日有四十八个小时窝在钢琴身上;在叔叔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翻一些以前的刑事资料等等。明明只是一些日常琐碎的事物,却能让人有欲罢不能希望持续下去的魔力,希望这段不算短的路程继续延长一点,自己不知不觉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也变得轻快。对面强势的带领着对话,但我却没有丝毫不满,反倒是松了一口气,自己内向的性格实在不适合人际交流。

还没走几步,就已经到了目的地,一栋普通的白色二层平房。木门上略显破旧的名牌用毛笔字清晰的标示出来:老人之家,里面能听见各种嘈杂的声音。

停下之后互相确认自己和赤松同学身上的装备齐全后才敲了敲门后轻轻推开,无数吵闹的声音在耳边放大,眼前则是声源的来头:里面的空调开到了最高温度,体感和外面相差不大,一群大爷身穿白色背心,拿着蒲扇在脸前感受清凉的感觉;一些人围观在麻将桌前,喊着自己并不是很熟的方言在一旁喊着“碰”“对”“糊”;另一边则是坐在一旁和奶奶们唠嗑,聊着一些自家儿女或者一些常事;还有一些大爷则是在一旁守着复古的收音机听着小曲,婆婆在一旁就着完全不搭调的曲子吊起了另一种别有趣味的风格;电视放着年代有些久远的电视剧,和大爷一起起哄。

推门的声音犹如吸引飞蛾的光芒一样,里面的老人们都暂时停下手中的活看往门口的不速之客,看清我的脸后小部分回去继续休闲的玩耍,另一部分则是热情的上来搭话,还有好奇的眼神盯着赤松同学上下打量,看起来是好奇这么个干净可爱的女娃娃和我的关系。我被那些好奇的眼神盯得整个人十分窘迫,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退后一步挡在赤松同学的面前。赤松同学则是友善的和老人们一个个打起了招呼:“打扰了,爷爷奶奶们好,我叫赤松枫,和终一君是同学,今天来这里是为了学校社团的新闻取材来这里采访,请问我们现在可以进去进行采访么?”举了举自己的学生证。老人们则是毫无异议,毕竟平常也经常有学生来,还能好好地聊会天,毕竟每天都在这消磨时间还是会有一些无聊的,赤松同学看起来也不像坏人。

“是跟着最原小哥一起来的么?”“今天你叔叔好像没跟着来啊?”“妹儿长得挺标致啊,和小哥关系怎样啊?”“哎呦我家孙子女有这么可爱就好了。”“小哥非常能干啊,妹啊你不能错过身边的小哥啊。”“小哥你家妹子这么可爱诶,怎么平常都不说啊。”等等之类的话就这么一股倒入我的耳内。耳尖染上淡淡的粉红出卖了我的内心,赤松同学则是完全没违和感的混在里面一下子就放开了:“是终一君带我来的,叔叔似乎有事,是很好的朋友,不是男女朋友哦。”健康的嫩粉蔓延在白皙的面颊上,嘴角的弧度敲到好处的轻轻勾起,眼睛闪着活力的光芒,皮肤在采光不好的室内都泛着一层雪白的光芒,显得十分亮眼,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折腾半天终于进来后终于开始了今天的正事:“可以问一下才囚学院对门那家蛋糕屋的事么?本来想实地考察一下结果今店面没开,所以想问问在这居住久的老人家问一下情况诶。”话音刚落老人家们就七嘴八舌的回应:“妹子不是住在这附近的吧?”“那家店可稀奇嘞~”“上回书说道,那家店从无人迎,且无人声……”“而且也没看见那家店招过什么店员哦。”“高科技对于老人家实在是不习惯哦——”“但是那里待着舒坦——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偶尔有奇奇怪怪的传言,莫不是那家店有附身哦?”“这么大年纪了还相信这些,给年轻人做个榜样成不成哦?”“听说能听见奇奇怪怪的爆炸声?有的时候还能看见一群狗崽子围着那间屋子后门不知干什么。”“那有啥好奇怪的?关键是店内一个人都没有实在是瘆得慌诶。”“真宫寺家的父母去修养了店面是他家小子接手的对吧?”“秀气的和女娃娃似得那个诶?”“虽然偶尔会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还总遮着下半脸但很能干诶。”“那小子独自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店面也是厉害诶。”“肯定有偷偷的找一些店员啦。”“那可不是怎么地,还听说后院养着动物呢——”“这些都不算个事把。”“今儿听说修业几天。”“昨天出了火灾把?消防员来了但似乎不是很严重,是客人带了可燃物之类的?”“不是什么大事就没问题啦。”“说起来那家店也算是非常久远了,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可不是先祖传下来的?”赤松同学一边被爷爷奶奶们围绕一边游刃有余的应付。我则是拿出笔来记录他们的一言一行,一边在脑内组织一边记录,但是更多的疑问从脑袋里浮现出来,现在只好先装样子全部记录下来吧。

磨蹭了整个上午,我们终于从老人之家里面出来,背包里多了不少老人家给的小玩意,谢后才继续在脑内继续整理刚才得到的情报:首先那家店至少百年以上的历史,那家店没人见过店长以外的人,而且店长也几乎没人见过,听起来似乎是个怪人,有着不少灵异的传言,今日没开门也是因为昨天似乎起了火灾,但是为什么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呢……虽然有些失礼,但这种事不是家常最喜欢聊的话题么,而且还是非常有名气的店,如果只是普通装修而已,消防员何必要来,应该就是类似火灾或者很难处理的东西,为什么都表现的这么淡然…….而且这家店占地面积如此之大,后院肯定也占了一部分,要不要先去看看呢?今晚要好好回去理一理。

回过神过来,发现自己的视线撞上了赤松同学的眼睛,心里一惊,刚要偏过头去。就被赤松同学抓住了手腕:“终一君,中午还有什么事么?”“诶?”“已经中午了,我们要不要先去吃个饭?早上收集消息辛苦了,还是歇一歇比较好哦。”“赤松同学不回家没关系么?”“我和妈妈说过了,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外面,说是和终一君一起完成学校的社会活动,所以今天一整天待在外面都没关系,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哦………”我心中还是一团乱麻,但还是被她拉着脚步虚浮的走向远方,看起来今天势必不会轻松下来了。

正当赤松同学拉着我经过蛋糕屋的时候,一声爆鸣音撕裂空气,笔直的朝着耳朵递进,这一瞬间太快,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就传入脑神经,似乎就是在等着我们的到来。“快——赤松同学,我们去后门!”“终一君!这边!。”

之后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不知为何,就像梦一般迷迷糊糊的,回到家中后放下背包都有点迷糊的想了想今天的事,随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妖精小姐,逃离工作出去玩耍(2)

 

 

♦入间美兔

被树根绊倒的本小姐努力从地板上爬起来,低声抱怨了非常久(大声就没戏了),才拍了拍身上的土,拿出钥匙向着后院结界走去,敲了三下之后结界自动放行,可我还是回头看了好几眼树屋,生怕它把我卖了。从背包里掏出小型喷射器背在背上,拉下护目镜准备起飞。

“请乘坐者绑好安全带,现在准备起飞——5、4、3、2、1——准备起飞——”器械女声毫无感情的将我抬起,轰鸣声冲击着我的耳膜,底下火焰魔咒的喷射热度差点烧焦我的衣服,抵抗着地心引力把我带向自由的天空。终于要开始第一步了!

随后听懂咚的一声,回头看去,机器被树枝裆下,因为冲击而发生了一次不小的爆炸,随后我就被爆炸的风带走,不知前往何处。

 

 

 

 

最近因为整日整日打工而根本没时间,就当何时会更新吧,最原小哥你的思考模式真不好弄——对不起!!!!!!!!!!!

 

评论(2)
热度(3)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