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6)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感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感觉是时候让辛苦的店长歇息一下了(所以这就是你拖更的理由?),顺便乱入。第一人称叙事(ooc非常严重,各位自己取关)

 

 

*咱卡文的厉害(加上经常打工估计会违背自己定下的时间),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人类先生,没有因为难得的休假而高兴

 

 

▲真宫寺是清

 

 

温柔的清风轻轻抚摸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阳光缓缓飘落在被灰尘弄脏的长发上,周围的蝉鸣则是惬意的在舒适的温度下与鸟儿们轻轻歌唱,树屋早上打过招呼后用摇曳的树枝带着嫩绿的树叶在眼前展示着自己欣欣向荣的气势,旁边趴在肩头的那只不知道为什么睡着如此熟的妖精转了转身轻轻咂了下嘴,整只妖精由大字趴变为川型,没心没肺的继续呼呼大睡。我将肩膀上的小东西捉下来,树屋则是习惯性的往自己肚子里塞,我则是用动作做了感谢后溜进蛋糕屋内,掏出剩下电量根本不够挥霍的手机呼叫造成以下局面的白痴。


坚持不懈的打了至少20个电话,对面电话似乎也一直在嘲讽我一样只愿意放出忙音,太阳穴的青筋都快掉出大脑,发丝也在咚咚敲着桌面(昨晚因为被后面那两只吓到了而老老实实的当了一回普通头发),大腿因为长时间没有伸展已经开始酸痛,耳朵因为手机的怒意感到滚烫,皱巴巴的服装完全符合自己的心里的烦闷,篡紧手机的手掌满手是汗,脸因为被口罩遮住看不清表情,因为心底的怒火导致耳朵红扑扑的。终于在第二十一次电话中手机受不了这样的加班而断线。


看来对面似乎还没有醒,或者是还在打架,或者是手机被砸了,总之百田之后总会告诉我各种能让手机遭遇事故的悲剧或者不接电话的缘由。然后会低头讪讪的道歉过来帮忙修复。春川小姐则会断绝联系一段时间,顺便让百田过来道歉,还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维护蛋糕屋周边环境(虽然一直都这么做),不过当蛋糕屋修复好之后会有一封带着海边特有的味道的信封,里面装着一笔满满当当的钱(而且数量正好够买损坏的家电),后面就会当做什么都发生过的继续来喝茶。


在心底不停安慰自己,做出各种假设后终于乘坐电梯来到三楼,一打开门就从天花板落下一块白石砖,里面的冲击让发丝蹦跳起来导致发根疼后重新装死,掉落在一旁的两把匕首突然擦发出音爆声飞出窗外寻找他们的主人,被放在一旁都是灰的服装则是缠住刀柄飘了出去(白银小姐家特制衣服),愣了两秒就立刻关上伤痕累累的电梯门(这门真心结实),有些庆幸没有直接走出去以及电梯实在是结实,看来只能等蛋糕屋自主修复一定时间后在帮忙工作了(家电之类的要自己重新买了,美兔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待会昆太醒来后让他注意一下把。


顺便查看了一下二楼,墙壁上有着细微的纹路,摸上去感觉不到纹路的凹凸不平,但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栋房子的脉络在里面流淌,桌面干净整洁,椅子凌乱的摆在外围,被我的视线紧盯后乖乖退回桌子的庇护下。小巧的壁炉稳稳靠着墙面,里面装饰的火苗略微不满吐了吐金色的舌头,巨大的枯黄树叶制作的灯笼泛着暖暖的光,不起眼小角落的小瓶子里面采集的愉悦心情似乎还能用几天(情绪会随着表现飘散出来,多余的会被瓶子收走,心情抑郁的客人会变得开心,无害处)。

装饰地面的草地和花朵似乎刚刚洒过水,草叶弹起水珠丢到脸上,淡粉色和嫩黄色的花瓣被草叶轻轻抚摸,娇弱的花朵点头示意,我就用手指点了点花瓣上的露珠,顺着重力融入指尖的纹路中,(很多客人都觉得草地和花是假的,不过也受到很多好评,因为魔法不会折断和枯萎,花粉会自动传送到后院的另一个储存地),走廊没有裂缝,纹着漂亮花朵的地砖整齐排列,迷你可爱的窗户乖巧的待在墙上,窗栏紧紧依附着玻璃,保证玻璃不会受伤,从窗口可以看见随风而逝的落叶,以及像是怀春少女般惜爱的虫鸣。


走下简单大方的螺旋阶梯,悠扬的音乐细微的飘入脑内,楼梯的一边墙壁上挂着各种蛋糕,动物,餐具的绘画以及各种便签,另一边则是由无数的书和书架组成的巨大书墙,从开店至今保存到现在的图书(不包括魔法书和妖精文字的书,那些在床底)。大多数以童话为主,还有鹅妈妈童谣这样天然黑的书,其次则是历史,地方奇谈,世界名著之类的,空闲的时候随机抽一本就能拿到符合自己心意的书静静待在楼上观看,那时候昆太会静静呆在一旁就着阳光浅眠,美兔则是嫌弃自己矫情后挑了本童话继续喋喋不休,天海则会拿出旅行收集的东西和图书对比以及手抄记录,是个漂浮着平静气息不错的时候。


走下一楼,拍了拍手,里面所有的餐具争先恐后从底下餐柜中溜出来,玻璃与铁的摩擦声显得略微刺耳。拍了拍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让他们彻底安静下来后进行身体检查,所有餐具全部提起一口气等待首长检查。检查结果一切良好,没有伤员,不过身上的纹路似乎变得有些模糊,随后挥了挥手让它们解散,餐具军团似乎松了口气后溜出我的视线,看起来是害怕昨天突然跑走的逃兵惹我生气,偶尔探出头等待命令。玻璃橱柜也毫发无伤,接下来则是重要的烤制室,打开铁门后一股热意散发出来,周身的冷意冲击着里面的热气,我决定稍微等房间的热情消退一会在进入。


回过头来所有制作蛋糕的器具全部按照顺序从烤制室飘向外围,看来早就受够内里的温度差而急匆匆的蹭过我的脚边:打蛋器乘着案板牵着饼干模具向着外面飞,面粉筛一个后空翻掉入不锈钢大碗内,擀面杖打着号角打算冲入最前方,结果和搅拌勺撞在一起准确投入蛋糕容器中,“叮咚当叮”一阵过去后才发现称量器被砸的不省人事,吓得擀面杖和搅拌勺立刻把称量器扶起来后在一旁当做无害者,。头发则是混乱的维持秩序,这边缠住一个逃跑的羊羹贴片,另一边则是拦截准备跳窗而出的削皮器。感觉我好不容易获得的平静现在又开始成十字,默默黑线一会后用力敲了下桌面,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看了看乖乖低头的器具们开始检查,看起来所有器具的魔咒刻文都已经,把蛋糕屋所有变浅的魔咒都重新刻一边今日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准备乘坐电梯回到四楼拿符文核对书的时候,在后院方位听到一声爆炸!所有茶具从柜子冲出来和器具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我的双脚已经带着身体冲了出去。


难道是那两只又回来了?!这里可承受不住第二次冲击了!这回说什么都不能再毁一次了!整个人都用蒙圈的状态冲下楼,那个时候都没想到那两只真的回来打架的话怎么可能穿过结界和树屋的保护,不过这个时候已经考虑不了这么多,用差点绊一跤的代价跌跌撞撞的来到后院。随后发现我之前为什么要急匆匆的跑来担心这个翘班的混蛋——


只见后院内一地的机械碎片,中间还趴着一只爆炸头妖精,头上的护目镜准确磕在脑门正中央,导致一声巨大的噪音,随后开始制造少儿不宜的成年段子。我确信我现在的脸是黑色的,从裤兜掏出一块巧克力直接往肇事者的脸上糊——


“终于肯回来了,看来是做好被全面说教的准备了。”居高临下的望着美兔,低声宣言对于她而言最残酷的审判。“蠢是…是清……本小姐警告你,如果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一边清理巧克力一边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妖精还没说完就被拎起。美兔一脸生无可恋的还在手里做最后的挣扎,旁边被爆炸声惊醒的昆太则是一脸茫然地看着这边,晃神了好一会随后才发出欣喜的欢迎:“美兔你回来了——”


不过接下来的话美兔暂时是听不见了,毕竟还要接受长达5个小时的说教,今天的任务先放一放,教育一只很容易被骗的妖精比较重要。

 

 

 

 

 

 

 

 

 

妖精小姐,逃离工作出去玩耍(1)

 

 

♦入间美兔

 

 

本小姐身着巨大的背包,装备好护目镜,打开护目镜的手电筒,再三确认身上带好防身武器和钥匙,在房门口留下字条后小心翼翼的走过昆太的房间,生怕惊醒里面正在睡觉的笨老实妖精,拿出望远镜从树屋的墙壁查看蠢是清的家,看起来毫无异样,真是适合溜出去玩耍的好时机。


本小姐是入间美兔,和蠢是清,笨昆太,神级妹控一起在这个重压的环境下工作,明明员工这么少,一周却只休息两天!这样下去就很难满足本小姐想利用科技来造福全妖精的欲(兴)望(趣)了,而且那个妹控也不是经常不会来么,就这么出去玩一下肯定没人拦我的——呀哈哈哈——~


正当准备沿着这长的要命的阶梯走下来的时候,听到厨房里面似乎有什么动静。当时整只妖精都僵直了,难道笨昆太早就醒来要阻止本小姐的游玩计划?!不过昆太那么好骗随便编一个简单的理由肯定能瞒过去的!于是摁了下护目镜的第三个按钮,监视小飞蝇就从里面飘了出来,从衣服口袋内掏出手机查看监视。


“那个笨蛋居然还在练习做点心啊——?”小飞蝇用360°角能清晰看清楚里面的妖精在做什么,只见那只妖精满头大汗的不停搅拌,砂糖一袋一袋的倒进去,加热的黄油就算闻不到气息也能看见一片焦糊,头发被红绳束缚起来,但发尾还是沾上了面粉,即便这样不过猩红色的眼睛则是丝毫没有放弃的感觉,一下一下不停搅拌。


“什么吗那家伙想要个搅拌机的话交给本小姐就是了不对啊家里不是有么???那个笨蛋为什么不用啊?不过如果下次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告诉本小姐就是了~”哼了一声,给予那只正在努力的妖精并不知道的赏赐过后,急匆匆的小跑下楼。


站在树屋根上,暗搓搓的握了下手,本小姐的旅行开始啦!


随后被树根绊倒,离家计划受阻于树根。



打工结束后立刻码字,就打了这么点,明天继续,美兔的离家出走(翘班玩耍)当做每一篇的番外(。^▽^)(凑字数)最近应该能努力一点了

评论
热度(4)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