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5)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感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感觉是时候让辛苦的店长歇息一下了(虽然是用三楼爆炸换来的,而且后面最原小哥也会找个麻烦)。第一人称叙事(ooc非常严重,各位自己取关)

 

 

*咱有卡文的厉害(台风过境还要去学校拿毕业证…….?!),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拖更的现象十分严重!十分抱歉!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人类先生,为最近霉运缠身感到心累

 

 

▲真宫寺是清

 

 

昆太去梦野小姐家的时候我正在和百田清点货物数量,春川小姐已经先去三楼等待。百田毫不费力的几箱几箱的把货物从地下通道的卡车里面搬出来,我则是站在那儿看着货物清单点着箱数,还要打开里面检查是否新鲜或者损坏,不过百田倒是从来都没有送过不新鲜或者破损的货物,只不过是例行检查罢了。清点完毕后在清单上打个勾,百田轻轻松松搬完几卡车的货物后在一旁帮忙我清点货物,虽然每次他的大嗓门在耳边炸裂都吵吵囔囔的,但是这样能增快效率就硬生生压下说教的欲望。体感被无限延长的半小时内清点完毕,乘电梯和百田一起搬到地下的冷冻仓库内,剩下的传送带会自动分类。

搞定事情后,在地下仓库清冷的空气里我打了个电话给梦野小姐,百田则是伸了个懒腰:“反正你今儿下午也没开门,跟我们一起喝个茶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算百田不说我也会跟上去盯着他们的,不是我乐意插在热恋中的情侣中间当电灯泡,而是每次两个人一起来的时候三楼都要重新装修一下,这次绝对不能再让他们打起来了,好歹要制止成功一次。

乘隐藏电梯到了三楼,三楼是人类以外的生物来喝茶而专门设置的,里面是木质地板和米色的石砖墙壁组成的外围,里面则是石砖墙壁隔起来的方块包厢,一个普通包厢20平方,一共有5个包厢,其中一个是豪华包厢,68平方,适合开派对,还有落地窗上的长条桌,一旁还有四张胡桃木桌整齐排放,如不是想租包厢也可以坐在那儿喝茶。三楼的窗户上贴着单向透明玻璃纸,以防万一还施了魔法,外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包厢内里有电视,沙发茶几和卡拉OK,空气自动流通,不必担心闷,点单一如既往地全自动,每日清洗并消毒,还可以根据口味定制蛋糕。通常不是经常过来喝茶的异类都是打包带走,顺便三楼禁止人类进入,要进去都是乘坐电梯,而且三楼是先祖特地整个用魔法打造的,让整个三楼隔离在外,不会有隐私泄露或者不小心被人看到的情况。

进入包厢内,春川小姐已经脱下手套和护耳坐在那儿喝茶了,端着茶杯,轻轻抿一口香草茶,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望着窗外,听见推门的门轴响起就极为警觉的视线盯着推门而内的生物,肌肤下的肌肉紧绷,看到百田后似乎放松了些,但看到我之后就转头用目光的小刀死死盯着我的头顶,整个人像是被独狼盯上的猎物般轻微打颤,似乎在谴责我不识风景,硬着头皮走到对面的席位上忍受对面只针对我的杀气。

百田坐下后帮忙解了围:“没事啦春卷,真宫寺估计作为店老板估计都难得上来喝个茶,偶尔聊聊不是挺好的么,毕竟我们毁了很多次这里了。”多亏你还记得,而且感觉更本没有缓和气氛,春川小姐的眼神更冰冷了,只不过多了个目标而已,百田打了个颤,强行无视后就这么聊了起来,明明我和春川小姐都是冷言少语的人,百田能硬生生的让充满冰冷杀气的氛围活络起来也是一种才能,不知不觉我都开始一句接一句的聊天下去,春川小姐还会经常插几句话,感觉和普通的聊话差别变得不是很大了,感觉这样平平安安的聊下去也是不错,不过……

一紧一慢的谈话逐渐从日常生活慢慢偏到他们结婚的准备中,一聊到这我就自觉淡出话题,毕竟是别人家务事,随意插嘴不是什么好习惯,于是就准备无视在一旁无自觉秀恩爱的夫妇在哪儿喝茶吃点心,偶尔看看时间估算昆太什么时候回来,耳边的大嗓门和逐渐充满杀气的话语开始被我无视,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就算被春川小姐的匕首威胁也要插句嘴,说不定可以避免一次维修。正当我为了转移注意喝完第五杯香草茶的时候发现杯子自动从手中溜走,还没吃完的蛋糕整个塞进嘴里,盘子也跟着杯子被茶壶牵扯通过传送带一起溜了,好不容易把蛋糕咽下去还噎了一下,拍了好几下胸口试图吞下。在我还在和喉咙的堵塞物做斗争的时候,旁边的非人类已经拿出气势对峙…….对峙?!在我神游天外的时候是不是错过了全世界啊?被吓到的我喉咙里的异物来不及吞下直接打起了嗝。

两边开始用锐利的眼神互相打探,鞋子,手套,耳护和帽子好好地放在一边,百田的手和脚已经完全化为狼爪,光滑尖锐的指甲轻轻滑过喉咙就能要了一个脆弱的人类的命,地面已经被脚爪抓出裂缝,淡紫色的毛发没有丝毫可爱感,如果现在用手触摸肯定会被刺穿,桌面已经被刺的千穿百孔,从嘴角微微露出的狼牙则是撕咬猎物的最佳选择,耳朵则是扯成飞机状,紧张到微微颤动,尾巴则是护在后方做成防护形式;春川小姐则是架起两把颜色不一的同长匕首,手上蔓延到后臂淡蓝色的鳞片听说至少能弹子弹,耳边的鱼鳃则是保证在水中自由呼吸的重要器官,双脚则是被特地覆盖上鳞片,保护不受伤以及增加速度以及防滑,漆黑的长发也变成类似长剑一样锐利,接近就会被大卸八块,座下的沙发就是最好的例子,眼睛发出会令人疯狂的红光(是真的,人类看见会被暂时吓到),瞳孔轻微缩小,整个人似乎都隐入房间中,但是一放松就会被和主人一样散发着冷意的匕首夺去性命。

“你们这是第几次了,考虑一下别人的生意和维修的辛苦好吗,好歹去后院打啊………”细弱的请求声根本无法传入正要打起来的两人耳朵里,这个时候,最好的战略就只有——离开这栋楼。

在后面的战争一触即发之时,以最快的速度溜出了房门并锁紧,正想施展魔法,背后的房间传出一阵音爆——!房间里的器具跟着墙壁全部变成粉末或者碎块以放射状朝着四处飞行,虽然提早一步溜走了,但还是收到波及。背部和脚后跟都被较大的石块砸中,魔法施展开来但还是慢了一步,身体没受到损伤但还是痛。一定要让他们来修房子——这是被三楼的爆炸弄得一身狼狈的怨念,从外面看估计也浓烟滚滚,更像是事故火灾。

跑到一楼后掏出抽屉的遥控器摁下了“打架紧急处理”按钮,一整栋蛋糕屋开始变为紧急状态,大门紧闭,隔音屏障开启,红木栅栏上刻着的幻觉魔咒,开始模拟火灾的处理状况:窗户飘出浓浓的黑烟,笼罩着城市上空变得五黑,刺鼻的烧焦味渐渐出现,向着四周逐渐传递,三楼被橙黄色的光影吞没,外围传来了消防车的声响,以及急匆匆从车上下来满脸慌张的消防员,从车上掏出粗大的橡胶水管迸射出巨大的水柱瞄准火焰明黄色的中心,火焰随着水流的攻势开始变得退缩,软弱,直到放弃,最后完全消失斗志,然后消防员们冲进蛋糕屋开始进行搜查,防止死灰复燃——这些都是假象,周围围观的群众看到消防员进入后不知为何没有慌张,看热闹的情绪,而是略微茫然地盯着这边——看到紧急处理的幻象的人都会将这件事最小化,把他当成一次无关紧要的事故,不会有人记得细节,也不会有人想起来,但是损伤是货真价实的,毕竟还要花时间修理(怨念)这下又要等好几天才能开业了。

听着后面狼爪和刀锋的交锋声,时不时刮起的风波,我整个人畏畏缩缩的躲在后院树干的庇护下,毕竟真的是害怕。树屋似乎有些无奈的晃着枝叶抵消了所有冲击,我则是恨恨的看着后面打的正欢的两人——不必怀疑,这就是一种秀恩爱手段,只不过能够不在我家打就好了,其他随便他去了。有些心累的看了看手机,今天昆太似乎迟了一些回来,平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回来了啊?只好再打个电话给梦野小姐:“梦野小姐?抱歉打扰了,昆太今日有到你家么?”“汝应该叫我魔法师,今日昆太确实有来吾家,似乎遇到一些小麻烦,但是都被吾解除了,现在刚刚离开吾的家。”“谢谢您梦野小姐,今日打扰你了,再见。”“都说了叫吾魔法师啊。”挂断电话后则是盯着手机看时间,如果已经离开梦野小姐的家的话,离到家估计只有一两分钟了。

坐在树干后面,眼看着染上淡淡昏黄的天空彻底变黑,然而后面的打架声还是没有丝毫歇息下来的征兆,看起来必须得叫他们过来帮忙修房子。巨大的轰隆声已经听习惯了,整个人随着后面的震动也跟着一起微微震起,又盯了一会手机,然后被后面传来的声音吓了一下:“是清!昆太回来了!”昆太从鸽子上下来递上魔药给树屋后蹦到了我的肩膀上方,似乎已经理解为何场面如此破损,摸了摸我的肩头表达安慰。

坐在树底下和昆太你一眼我一语的聊着,偶尔被爆炸声遮住了声音就用手来表示互相想要表达的内容,鸽子蹲在树枝上整理翅膀内里还有些乱的羽毛,昆太略凌乱的叙述自己为什么回来晚了,以及把放在树干上的风筝拿起来给我看。光线非常昏暗,打了个响指,设置在后院的灯笼开始溢出光芒,待在昆太屋顶上的萤火虫似乎总算睡醒了,一只一只跟下汤圆一样的还没完全清醒就从空中掉下来,接近落地的一瞬间才安全上垒,香草丛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荧光,跟着树屋的树枝一起随风摇晃,如果无视三楼还在打架的两只生物就是很美好的场景了。

总算借助光芒看清楚手上的略显破旧的风筝:因为在天空和鸽子搏斗拖拽导致风筝尾有些许破损,风筝骨有些许变形,一小段被咬断的风筝线可怜兮兮的捆在风筝骨上,破旧的风筝布因为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有些看不清原有颜色。昆太已经跑去树屋取针线了,似乎是想要缝合还给那个小孩子,后面那两位打架还是没有结束,也不知为何每次都搞得这么大场面,真心无语已经开始习惯的自己。

观察风筝的途中听见树干里轻微的撞击声(和后面比),昆太和一袋未知物一起从阶梯上滚落下来,伸出手来正好接住,整只妖精眼神和脑袋在一起晃动,摸了摸后脑勺才勉强站起来,随后从布袋里拿出针线盒准备修复风筝,挑了一卷崭新的白线和浅绿色的布来缝合,不过拿着快自己身长一半的针来缝纫似乎很辛苦,整只妖精都开始站不稳,更别说缝线,于是就自然将他手中的针线接过来,开始缝合有些散架的风筝。

就这样我在一旁认真修理,昆太则是用剪刀裁剪出大小适合的布递过来,需要什么不必多说都会以完成品的方式递过来,布料,支架,缝线,都会在合适的时间递过来。后面打的天昏地暗(字面意义),这边却能安心下来好好一起做一件事,倒不如说是转移注意力,比起担惊受怕还是先完成手上的事。因为分心的时候差点扎到手,还在和昆太的争辩中败下阵来,缝了一个小小的星星上去。

终于缝制完毕后(几乎是重新将风筝翻新),昆太拿着魔法寻路器(美兔制作)正准备招呼树上昏沉点头的鸽子,被我伸手拦下。在他的疑惑表情中把周围换下来的破旧零件放到一张画着魔咒纸上(天海绘)。点上火看着里面的物品被化为灰烬之后变成一阵风,刚刚缝制的风筝被轻轻带走,这张符咒会让物品自动飞回持有者手中,这下子就不用昆太特地大半夜跑去送一趟了。昆太出纸和笔,我则是在上面写下了请假公告,随后利用魔法让纸自己飘出去,这样明天就合情合理了。

坐在树底下和昆太聊了一些这几日的修复事项和工作进展,虽然不符合性格但是抱怨了很久后院精力充沛的搞事夫妇,昆太则是站在肩膀一脸温和的安抚我,顺便似乎看到了若隐若即的微笑和变得略微愉悦的语气,错觉吧。

坐在树下似乎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天亮了,彻底清醒过来后早就不见那两只生物的影子,以及在晨曦中映照的一片狼藉。阳光轻抚着我的肌肤,微风划过我的耳廓,树叶和风的合奏传到耳边,树荫缓缓停留在头顶,还在沉眠的妖精鼻声细细的窝在肩头,我却一点都没有享受现在的氛围。

那两个混蛋就这么撂下担子跑了!!!!!!!!!!!!!!!!




正跪(十分抱歉!!!!!!!!!)卡的有点久了现在才憋出来!!!!!!!字数也不多!十分抱歉!感觉做了很多错事,罪恶感爬上了我的脊骨。(我真的笨,忘记加标签了)








 

评论(2)
热度(3)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