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3)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感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第一人称叙述(非常担心自己会写乱啊......)

 

 

*咱有点卡文(而且最近一觉睡到第三天),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妖精先生,和风筝一起飞高高

 

♦狱原昆太

 

从收营台下钻出来后已经是中午,和是清共享完午餐,但是午休后直到快结束也没有开工的迹象。罩衣和头罩叠整齐放在一边,双手叠放在一起头放在上面一动不动,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胸廓随着呼吸跟着轻微起伏,呼吸显得浅而悠长,盘不起的发丝也随着一起轻轻抖动,因为室内的凉爽使得整个人渐渐瘫在桌面,离开门还有十五分钟,但不知为何还没有叫醒是清的打算。整只妖精都楞在那儿,随后轻轻爬上肩膀,耳朵靠上脖颈,还能听见“咚铛”的动脉跳动声,撩开头发后随即就整只窝在锁骨上方嗅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轻轻阖上双眼。

午日炎热的阳光被木质的栏板挡在外围,从缝隙中透出的几缕光芒温柔的抚摸头顶更加不愿醒来,迷迷糊糊中闻到后院气息浓郁的香草气味,略微感到冷就把是清的衣领往上拽拽盖在身上,蛋糕烤制的甜香围绕着整个蛋糕屋内部,后院的鸟儿先生们则是略带慵懒的唱起童谣,还能听见风摇树枝的声音,整只妖精都懒懒的窝成一团,惬意的摸了摸身旁人的脸,不久就追随着睡神的脚步一起畅游梦境。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下整个悬空,摔在冰冷坚硬的石砖桌上,整只妖精一下子就摔清醒了,摸了摸摔疼的后背,检查下身上的西装有无破洞才慢慢站起来,然后对上是清略微无奈却泛着冷意的金色瞳孔。然后一丝冷意从脊椎骨上升到了天灵盖,随机低下头马上就准备道歉,毕竟是昆太的不好,没叫是清起来。

还没说出话来就有两根手指头轻轻摸着头,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手指转移目标用力的捏住了整张脸:“下次还敢么?”“不噶了(不敢了)独木开(对不起)……”还在说教的时候听见手机响起,心里庆幸来得恰到时候,偷偷准备溜走结果被拎起衣领脚整个踏空,“百田君,你现在在后院是么,我马上就过去。”被领着领子丢进口袋里后放弃挣扎就这么去了后院。

后院有树屋先生外人无法进入,所以必须要先和树屋先生沟通后才能允许进入,后门被无数细长的树枝紧紧缠住,还能看见嫩绿的新叶闪烁着隐隐的荧光,昆太从口袋里探出头来和树屋先生打了个招呼后,细细的枝条摸了摸我的头后在空中停滞了一会,随即缠绕在木门上的枝条就全部散开,随后听见百田先生的大嗓门:“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保措施做得很好诶……昆太上次谢谢帮忙啦!真宫寺你今天怎么下午没有开门?”然后一个穿着星空图案的大衣,头顶带着一顶帽檐宽大的帽子看起来就略粗狂的人拉着一个有些神情别扭,整个人氛围清冷,在大夏天耳朵带着耳罩和手臂带着长手套的女性进来。

百田先生是狼人,春川小姐是人鱼,百田先生是蛋糕屋唯一的送货途径,经常过来喝茶,很有男子气概,是个很可靠的人,春川小姐则是专门狩猎故意伤害人类和破坏人类社会的异类,偶尔会来吃点心,虽然冷面但不是坏人,只是不擅长表达。一个月前已经定下结婚的时间,听闻他们交往的那个时候有些好奇这么性格职业不一样的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因为两个职业完全没有相交,双方的个性看起来也不是很好相处。

于是在知道他们交往后实在忍不住就拜托是清告诉昆太他们怎么走到一起的,是清坐在床上看着魔法书,喝了两口水,顿了顿,在我的好奇心都快溢出来后才不紧不慢的慢慢道出:“差不多两年前的月圆之夜吧,百田狼化后跑到礁石上狼嗷,结果不知发什么疯扔了好几块巨石丢入海里,砸中了正在海里练习招式的春川,春川怒从心生跳出海面和百田打了一架,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就成为男女朋友了。”

虽然听得有点蒙,但这应该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讲两人迎进店内后,我轻轻拉了拉是清的上衣,是清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轻轻看了看他的脸色,确认似乎气消了后,才提出自己想办的事:“昆太……等下可以去魔法师小姐那里取一些魔药吗?”“要干什么?”“那个……很谢谢树屋先生这么久的照顾,所以希望拿一些对树木好的魔药。”“那小心一点。”随后则准备去清点物资的数量,正当昆太松了口气时,又被头上突然丢下的音符又吓了一跳:“顺便再帮我带一瓶对发质好的魔药吧,用来交换的香草和刻咒的石块还有蛋糕屋的代金券都拜托树屋拿着了,路上小心点。”

是清带我到后院轻轻放在小路上就和百田先生一起去清点物资了,树屋先生则是把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包裹递过来,大概有十只妖精的大小(人类款普通的小背包)因为魔咒的原因所以并不重(轻了三分之二),轻轻抚摸枝条表示感谢,然后从大包裹里掏出一包烤榛子举在头顶,蹲在碎石小路上默默等待。

不一会就听见振翅的声音,一只浑身灰黑的鸽子先生呈俯冲状向我头上飞来,翅膀划开空气的声音刺激着耳膜,然后用一只脚爪牢牢锁住我的身体,顺便用另一只脚爪抓住了包裹后沉了一下后顺利起飞,树屋先生晃了晃树冠发出沙沙声嘱咐注意安全后继续享受太阳先生所带来的光合作用。

破空而上,已经可以看见半个城市的远景,因为已经是下午五点,太阳不再炎热,云朵则是包裹住了些许天空,在阴影和光芒中快速穿行,递上烤的香脆的榛子,鸽子先生则是开心的“咕咕”两声,叼着榛子飞的更加卖力。摸了摸鸽子先生柔软的腹部羽毛,看起来平常没落下一顿,羽毛油光滑亮,肚子似乎又增加了一些肉,手感软乎乎的,脚爪上挂着小小的铁环:如走失请拨打以下电话:xxxxxxxxxxx,地址为xx地xx城xx街蛋糕屋。

风拍打着面庞,头发全部都飞往身后,镜片贴上眼珠使得眼前模糊不清,空气钻入衣服内导致背后因为兴奋和恐惧的汗水全部吹散,整件衣服都鼓了起来,领带因为角度的问题偶尔会抽到自己的脸,实在有些难受就想把眼镜和领带取下来,但这样就做不成绅士了,随后低头默默看了一下所在高度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正当昆太纠结要不要取下领带和眼镜的时候突然鸽子先生“啪”的一声似乎撞上了障碍物,一只淡绿色的风筝挡住了去路,往下一看之间看起来差不多八九岁的小男孩举着风筝正在望着上方,人类能看见妖精,但是如果不相信其存在的话过一段时间就会忘记曾经出现过,就像很久之前的童话故事,不去相信的话总有一天会慢慢忘记,随时间的力量逐渐消失。

看起来似乎只是因为好奇才用风筝接近鸽子先生的,因为高度的原因,应该看不清楚见昆太,估计是因为抓着的包裹很容易引起好奇吧,随后鸽子先生似乎想离开结果风筝却更加努力的阻拦去路,小男孩一脸坚决的看着鸽子先生,似乎不满足好奇心就坚决不放弃。

鸽子先生则是更换战术,准备朝着更高的地方飞行,准备加速之时,突然加大的风使鸽子先生踉跄了下,风筝绕了数圈,风筝线和风筝准确地紧紧地缠住了鸽子先生的左脚和昆太。鸽子先生使劲挣扎,下面的小男孩似乎惊慌失措努力的往回拉,这样继续下去会割伤脚爪,我只好用牙在线上使劲磨蹭,手则使劲拽着上半部分的线向上拉防止继续摩擦,摩擦到觉得自己牙齿都磨掉了一层粉之后风筝线才勉强断掉。

鸽子先生身上的线断了,但是昆太就挂在断线的风筝一起随风荡向远方,鸽子先生一脸惊慌的抓住想抓住线,结果却是从爪缝间轻轻溜走,昆太努力挣扎的时候看见底下的小男孩看着自己心爱的风筝飞走已经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子,手上还拿着断线的风筝轴,旁边有个路过的带着帽子的人类先生和一个金发的人类小姐在一旁安慰,可惜没什么作用,看起来得把风筝找个时间修理一下还给那个孩子才行呢。

正当昆太在一旁胡思乱想之际,鸽子先生突然开了嘴里叼着的烤榛子,随后一个漂亮的回旋转咬住了风筝线,顺便接住了烤榛子的袋子,“好厉害!”的赞叹脱口而出,“谢谢鸽子先生!”鸽子先生则是自豪的抖了抖尾巴。谢过之后,昆太就整只妖精以放风筝的形式和鸽子先生一起享受飞行的感觉。

浅绿色的风筝轻盈的随着鸽子先生翅膀的轨迹一起舞动,从外人来看估计是很不可思议的画面,但是在昆太看来,整只妖精被牢牢困在风筝骨上除了双手以外动弹不得实在不太舒服,不过,这种不可思议的飞行方式足以弥补这点不适,现在我整只妖精仰面朝着天空,并轻微改变轨迹看到更多的景色:正式进入夏日的太阳比起冬季滞留在空中的时间也是更长,天空深蓝和橙红交错,太阳拖着白日的尾巴正式把天空的专场让给夜晚和星月,云朵无法确定立场只好让身上两种颜色都带在身上,空气开始由热变冷,疾驰的风从身旁经过的时候感到一丝寒意还搓了搓手。

轻轻随着风儿转了个身,底下的城市也为了迎接夜晚点亮了路灯,高架桥上的霓虹灯也一闪一闪的变换色彩,汽车开着照远等照亮前进路线,旁边的居民区也点开了节能灯开始夜晚的生活,店铺则把广告牌里面的灯全部亮起来,希望招收到更多客人,一旁的高楼大厦则是让整栋楼都显示出字体,时不时变换图案组合成各种字体;眼神看着小小的方格随着变换而改变,想接近看的时候则是被鸽子先生拽了拽风筝绳,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兴奋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后继续努力维持风筝的平衡。

太阳只留下头顶露在外面的时候终于可以看见目的地:一栋哥特式混合了巫师风格的复式楼,外面有肉眼看不见的结界,一般没有信物或者屋内主人允许都会无视掉这栋怪异的房子。轻轻扯了扯风筝线,意示鸽子先生停下来后,原地转着圈,从包裹里掏出一把小小的钥匙轻轻敲了一下,被轻敲的地方泛起波纹,悄然出现一扇木门,门扇缓缓打开后突然出现莫名的重力将鸽子先生和昆太一起吸入门内。

进入黝黑漫长的隧道,鸽子先生和昆太早就习惯了,鸽子先生则是叼着烤榛子和风筝线闭上眼眯了一会,昆太则是努力保持风筝的平衡。从中穿梭不知多久之后终于看见米粒大小的光芒,然后在眼前急速放大,眼前一闪摔倒冰凉的地板上,“咚”的一声,还听见了“咕咕”的声音,看起来鸽子先生也摔得不轻。就这么僵在地上花了好一会才逐渐适来自外界的亮光。

“唔姆?这不是昆太么,有什么事啊?”窝在懒人沙发上歇息的魔法师小姐被响声惊醒,剪的平整的红色短发则是睡得乱糟糟的,特制的魔女衣服以为翻滚变得皱巴巴的,整个人睡眼惺忪的趴在上面,看起来茶柱小姐和安吉小姐都不在,不然魔法师小姐可能要被茶柱小姐教训生活方式,安吉小姐肯定也会一脸微笑的打圆场。

魔法师小姐的真名叫梦野秘密子,不过很喜欢别人叫她魔法师小姐所以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茶柱小姐是一般人类,很魔法师小姐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如果魔法师小姐被欺负了就会狠狠击还回去,似乎不是很喜欢男性(包括非人类)。安吉小姐则是祭司,绘画非常厉害,信仰着一位似乎很厉害的神明先生,经常会祈祷并说出神明降临在她身上的启示。

趴在地上说明来意,鸽子先生用脚爪递上包裹后她就慢慢地接过,然后则是在一旁心安理得的吃起榛子。我自己挣扎了一下发现这回掉下来只剩下头还可以动了,“魔法师小姐,可以帮昆太一个忙么?帮昆太从线里面拉出来,不过可以不破坏风筝么,因为要还给别人。”“看在你这么请求的份上,吾就帮帮你把,还真是有点麻烦啊。”随后魔法师小姐坐在地板上,无论如何用手都扯不开风筝线,“可以用剪…….”昆太话还没说完,魔法师小姐突然站起来,一个炎爆魔咒在周围炸裂。一阵热风和爆炸席卷了整个房间,然后就看到变得更黑的鸽子先生和自己的爆炸头加全身尘土,魔法师小姐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举着风筝,和周围的房间一起用结界保护起来。“唔姆,怎么样!魔法很方便吧!”非常自豪的样子,“好厉害!”能做到魔咒瞬发再加上这个威力确实了不起,甚至没有伤害到周围的房间和风筝,不愧是魔法师小姐!

在昆太和鸽子先生清理全身的灰时,魔法师小姐则是清点了一下包裹内的物品,轻轻用手指点了点空气,凭空出现两瓶巴掌大的药水,上面贴着小小的标签,写着护发和植物健康。“唔姆,东西吾收到了,这些是昆太你要的东西。”随后点了点窗户:“从这里出去就是蛋糕屋所在大街了,蛋糕屋不能用魔法锁定,只能送到最近的大街上了。”“十分感谢,魔法师小姐!”随后鸽子先生抓住了包裹,昆太坐在鸽子背后拿着风筝,道别后朝着窗外起飞。“duang”的一声从窗户上滑落下来。“咱忘记打开结界了。”飞出去的时候似乎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飞回到蛋糕屋的后院,树屋先生轻轻晃动枝干表达欢迎回来,从包里取出魔药后,树屋先生很高兴的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用枝条轻轻顺理鸽子先生有些凌乱的羽毛,拿起风筝就放在树干上。然后看见是清不知为何蹲在树干后面拿着手机看着时间,吓了鸽子先生一跳。把护发药剂递给是清后看见三楼飘出烟雾还有武器交锋声就得知百田先生和春川小姐又打架了,是清估计在快打起来怕被连累就溜出来了。是清在一旁庆幸下午没有开门然后又有些埋怨三楼又要维修,我则是跳上是清的肩膀和他一起想办法如何整修,鸽子先生则是蹲在树枝上和树屋先生一起享受夜晚清爽的温度和吵闹的氛围。

 

 

番外:第二天早上弄丢风筝的小孩子在床头旁找到自己丢失的风筝,以前损坏的地方还修补好了,还缝了一个小小的星星在风筝尾巴。

 

 

 

感觉我都是发布之后才愿意捉虫……下一章预告——侦探最原,为你揭露蛋糕屋的真相!(感觉好柯南)

评论(4)
热度(3)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