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2)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感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多视角第一人称叙述(非常担心自己会写乱啊......)

 

 

*咱因为前两天考上自己想要的学校了加上这几天天天不是熬夜就是睡觉或者打工脑子一片糊涂(就是懒),顺带取名废,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人类先生,今天也独自一人辛勤劳动中

 

▲真宫寺是清

昨天人实在是多,五月二十日,不知为何本来毫无意义的日子被人们赋予了浪漫的别称,其实对于绝大部分人类来讲,都是无用的节日——好吧鄙人只是想抱怨人实在太多了,昨天一天都呆在烤制室,等夜晚终于无人的时候从地下的工作地点爬出来感觉一下子就进入了凉爽的秋季,毫不犹豫脱下了身上的衣罩,身上的衣服汗吸的太多重重的垂在身上,裤子紧紧贴在大腿上,盘起来的头发从帽子释放出来时还能看见白色的雾气从头上冒出,头发放下来后还是温的,湿漉漉的缠在一块,轻微动了动表示放松,口罩蒙在脸上呼吸困难,偷偷看了周围,除了昆太一个人都没有,拉上窗帘,再次确认后才把口罩脱下。

在下对空调过敏,魔法温度调节器三天又因为自爆坏掉了,能修的妖精前几天跑路偷懒去了,暗自庆幸除了烤制室以外的调节器没有损坏,整个人都处于半虚脱的状态趴在桌子上透气。昆太把眼镜上的雾气擦拭干净后急忙递了一块略冰的湿毛巾过来,放在脸上整个人都清爽了起来,随即拿出之前特地烤的黄油曲奇和天使蛋糕,昆太道过谢之后就盯着点心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看着他身边放出粉红色小花的气氛,明明和我一起饿肚子到现在,但是却硬生生忍住食欲等着我一起吃饭,感叹昆太真是人好的同时去拿热好的外卖。

美兔前几天任性的丢下一张纸条跑出去偷懒了,天海则是一直寻找自己下落不明的妹妹,这么忙的时节却只有我和昆太,简直忙成狗。平常人手就维持在一人两妖精都略不足的情况了(天海常年不在家),更别说妖精们不会制作点心,全部都要自己亲手制作,就算自己本身会一些魔法但每天基本都是沾床就睡。小时候读童话书的时候上面说妖精什么都会实现的时候就知道童话都是骗人的了,美兔倒是看的津津有味顺便拆了我的闹钟,昆太则是更喜欢与动物说话的同时锻炼身体,我自己则是坐在老树底下读着人类或妖精文字的书籍顺便试着学会一些简单的咒文。狼吞虎咽吃完外卖后,拖着疲惫的步伐去清洗身体,奢侈的用魔法弄干头发后和昆太道过晚安便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自我介绍下,我叫真宫寺是清,是这家名为蛋糕屋的店的店长,狱原昆太和入间美兔则是出生起就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天海兰太郎则是五年前极为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打扰一下,我正在寻找我的妹妹,请问有见过这样的一只妖精么?”刚从烤制室出来透透气的我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流浪打扮的妖精,都是灰的小斗篷遮住了头发和视线,看不清上半身,但是能看见别着类似手枪和匕首一样的物品,身后鼓起应该是有个包裹,下半身则是打满补丁的裤子和略微磨损的小皮鞋,对面小小的手上抓着一张有他个子大小的照片,略微抬起头,满怀期待的递给我。

实在不好拒绝只好接下,细细端详了一会,确认从未见过这样的妖精然后回应他。他轻轻回了一句谢谢就不再说话,整只妖精似乎气氛都略微萎缩,蓬松的头发也跟着一起垂下,低下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像绿色起毛的毛线团一样的头发也轻轻动着,许久过后,他淡淡说出让我略感惊讶的语句:“早已听闻这里是人类与妖精一起开的店铺,,请问我可以居住在此么,换个说法,我可以成为这里的员工么,虽然找到自己的亲人重要,但是浮萍无根,还是希望有个可以歇息的落脚点,一般我都不在家,但是一回来,就会帮忙店内的生意,不知这样可行么?”

我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多一只妖精多一个帮助再好不过,虽然可能经常不在家,看他的言行举止,不像是说谎,真有恶意的话根本接近不了蛋糕屋就会被树屋打飞,而且一只妖精吃不了多少,家父家母和姐姐去外国休养了,平常就一人二妖精也略寂寞(虽然美兔一只抵三只)。于是我就用手机(美兔友情制作)把他们两个叫来,昆太看着对方可怜的样子毫无异议赞成,美兔则是语气不善的开始吐脏话(早就放弃纠正了,也不知道一起长大的为何三个性格相差这么多)后面总算抱怨够了才一脸傲娇的接受对方。

于是天海兰太郎正式搬进树屋,昆太说是在左边第二个房间是天海的,似乎是哪个地方幸运的习俗,有的时候真的很希望去那个神奇的树屋里面进去看看,天海说话算话,旅行后一回树屋歇息一天就会来帮忙,一周后又悄然离去。说句实话我和他挺聊得来,毕竟两个人互相交流隐秘的传闻和各处旅行的趣事,有的时候聊的太投入经常聊熬夜,还会刻拥有各种效果的的符咒和咒文,能辨认各式各样的药草,和轻浮的外表不同,是个类似邻家大哥哥一般性格温和的妖精。

回忆被闹钟巨大的声响无情打断,努力试图睁开眼睛,整个人浑身虚脱的往被子里躲了躲,用最快的速度关掉后,在被子里翻转两下,极其眷恋最近因为下雨而凉爽的天气变得极为舒适的窝。好不容易摆脱了被窝的诱惑,伸了个懒腰能听见全身上下骨头咔哒作响的声音,整个人迷迷糊糊的靠在墙上,头发因为摩擦的静电翘起来,半眯着眼睛摸索木梳,黛青色的长发则立马反应过来缠住木梳恭恭敬敬的递过来,,打结的地方自动解开,缓缓梳着头发,发尾似乎感到舒服轻轻晃动。看着轻微分叉的发尾,想着今日空闲的时候是否要去梦野小姐那边取一些对发质好的魔药,然后把发丝全部绕到脑后盘起,刘海用黑色发夹别在一旁,用头罩将全部头发包裹在里面,带上口罩,整个人收拾完毕后穿上白色衣罩后点击墙上第一个红色按钮,衣柜没惊起一丝灰层挪到一旁,出现一扇电梯门,门谦让的向两边褪去,毫不迟疑的走进去,乘着隐藏式电梯去地下仓库开始今日一天的工作。

蛋糕屋一共有四层,一层贩卖点心,二层是客人们喝茶吃点心的地方,第三层是包厢,第四层是我的家,地下是存放各种物品的地方。这家蛋糕屋处于商业街最繁华的地段,对门是全市最好的才囚学院,占地三百二十一平方(加上后院一百三十七平方),每日人流量巨大,赚的钱除去原材料和蛋糕屋器材维护、昆太偷偷喂养附近小动物的粮食;美兔的器械零件采购、天海复刻符文需要雕刻笔和石块;以及购买的药草魔药和魔法道具、再每个月给国外的父母和姐姐打一笔不菲的钱后还能大大满足自己的兴趣爱好。

这家店经过人类和妖精们几世纪的努力,变成外表具有童话风格,内里却是高科技和魔法一体的自动贩卖:各种套上小动物外表的小机器人在内里晃来晃去(一般都是昆太和美兔操纵,一共有27台,还有8台备用,全部用刻了魔咒的石头驱动,每日自动更换);客人点单则是由小机器人送上一个小巧的平板,需要打包带走的点心则会从玻璃橱柜小心取出后在一旁的收营台打包,找钱也是自动化的,需要现金零钱或者刷卡都毫无问题;需要在二楼歇息的客人点单完领取号码牌后只需等待,就会有点好的饮料和糕点通过隐藏式传送带从桌子中间的升降台缓缓上升到相对号数的客人面前;打一下蘑菇桌上的铃,就会有小机器人过来,有别的事也可以拜托小机器人,客人享受完点心后把碗放在中间就会自动下沉进入洗碗池,里内有专门清洁传送带的小机器人,不必担心一些卫生问题。

遮的严严实实禁止外人入内的地方则是魔法的天下:盘子和杯子因为上面刻着的纹路自动飘进洗碗池,抹布自觉开始清洗,脏得水会自动跑去外面的蓄水池;装满了鲜奶油的裱花袋在半空中给泡芙填充,香草和茶叶自动飞进茶壶内里,热水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落入茶壶中,底下的茶台则迫不及待的自动燃起火苗,呆在一旁的茶盘则是等待多时,一把就将沉颠颠的茶壶和挂在一旁的茶杯兜走然后和早已就等的蛋糕稳稳落在传送带上;烤箱中刚出炉的蛋糕胚飞在桌面上被长刀分成三份开始装饰,新鲜水果则是被切成漂亮的造型呆在一旁等候,烤制完毕的饼干轻轻飞入纸袋,封口后印上星星标签自动出现在货架上,新鲜出炉的糕点们则是一个个摆好造型后被小机器人们顶在头上稳稳的溜出门轻轻放在擦拭的光亮的玻璃橱柜里。

略微失重的感觉过后,门轻轻向一旁滑去,巨大的地下仓库散发着寒冷的气息,先去检查面粉、干果、香草之类的物资数量,仔细检查有无生虫或者发霉,冰库里的鸡蛋黄油淡奶油鲜水果等易坏物都要慢慢观看,还得仔细嗅嗅,不新鲜的话要自家消化。仔细检查物品过后,发现量最多再用三天,今天还要去进货。检查完仓库的机器,全部确认正常后正式开工。点击镶嵌在墙上的数据面板,每日所需的材料都会自动运输到一楼的烤制室,而且每天都会有专门的小机器人清洁整个蛋糕屋,每天所做的活因此减少不少。传送带的机械声在巨大的地下仓库极为清晰,通过与烤制室相连进入闷热到要命的地方。

魔法虽然便利,但是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所以一般只需半个上午脑袋就会开始发晕,这个时候就必须停下来,透支使用魔法只会让自己昏厥过去,所以施展在身上调解温度的魔法也会解除。这个时候我就会暗自后悔没有向天海学习调解温度的咒印(只有他会),默默咬着后牙槽等待美兔回来后该怎么说她。只能说还好有改造的机械帮忙,否则真的会工作过度而累到。茶壶杯子水龙头还有一些零碎物品这些都是刻的魔咒,不需要魔法也能自动发动,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得重新刻一次,不然就会失效,真正巨大的工作量就是烤制糕点,从头开始做起,打发奶油或者裱饰蛋糕等等关于点心的一切全部得自己一人动手,至少还能使用魔法的时候多做一些,能降低我和昆太的工作量。看了看表,离开门的九点还有一小时整,差不多该去叫昆太起床了,先给这里的所有物品施上魔法,看着它们开始工作后才走出烤制室。

后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香草,混合的香味组合在一起拨撩着嗅觉,走在用彩色碎石铺好的小路上,和树屋打了个招呼,树屋则是挥了挥枝条算是回应,然后抽出一根细细的枝条递过来一只全身脏兮兮的妖精。接过来后我发现昆太居然不像平常那样早早起来帮树屋除虫或者和周围的小鸟聊天或者去偷偷喂食附近流浪的小动物,而是全身黏糊糊的睡着了,仔细闻一下有股鸡蛋的腥味,估计又是偷偷练习制作点心了吧。

妖精不知为何对于制作点心有着被诅咒般的水准,无论怎样都会失败,就算有我帮忙接近成功之时一定会出现事故,所以几个世纪前妖精们才会找上流落街头只有手艺可行的先祖合作。一夜之间,大街上凭空出现一栋来路不明的建筑物,钉的整整齐齐的红色木板制成的屋顶和白色石砖打磨到反光的墙壁,顺便还圈起了栅栏和后院。这在当时的情况下可是被视为妖魔作祟,虽然被那位妖精先祖用魔法让人们不知不觉就接受了这家店,但传言还是传出去了,这家店因此远近闻名,打出了第一个名号。为了不暴露秘密,这家店除了妖精和先祖的后代都不招收店员,还缔结了一个保密契约,算是互惠互利。虽然在现在看来那只妖精先生或许学的侧重点不在魔咒,拿了一张爆炸魔咒来签订契约也是罕见,但当时估计早就被震撼的先祖估计也没多想,直接就签下了。过了一段时间,除了妖精也会有别的非人生物来光顾这家店,自此这家店还特地从原本的三层中间硬生生插了一层,第三层包厢专门给非人类的食客使用,如果有妖精来这家店求收留,不被树屋驱赶即可收留——以上这些来自家族史记。

早就在很多年前就发现昆太独自一只偷偷练习制作点心了,可惜总是失败告终,树屋还会把烤制的看不出原样的点心藏在树根下当做养料,绝不浪费。前天半夜还听见了爆炸声,估计美兔制作的烤箱又爆炸了,第二天早上一身黑加爆炸头睁着红眼睛看着我,问起缘由支支吾吾:“昆太才没有独自偷偷制作点心什么的……”根本说不了谎。但看着昆太为了帮上忙而这么努力实在是不忍心打破他的一片好心,所以一直都装看不见。轻轻戳了戳他的脸,一脸呆呆的睡相很讨人喜欢,不过是时候该起来了。

捏了捏他的脸,昆太在我手心里一脸茫然地坐起来,随后则是元气十足的道了个早安,顺便装傻无视了自己身上为何这么脏的原因。后面我端了一盆温水过来,帮忙洗刷缠在一起的棕色长发,他自己则是努力搓着泡泡浴,树屋则是极为贴心的从昆太房间递来换洗衣物,他随身携带的小包,顺便连眼镜都拿来了。昆太非常喜欢带着一副圆框眼睛,虽然他并没有近视,说这样自己能更好的当个绅士,还特地找白银小姐特制了好几套棕色西装,根据观察他自己偷偷练习制作点心的时候不会戴眼镜。洗干净后在毛巾里滚了好几滚,直到头发完全弄干才从毛巾里爬出来,穿好衣服和树屋道谢后昆太跳上我的肩膀准备开工。

出了后院,我立刻打电话给进货的店铺,一边和对面的人半唠嗑一边核对需要进货的数量,昆太则是从我耳后掏出一个巨大的遥控器,上面是数十个操控按钮和麦克风,打开遥控器,把里面已经变成粉末的“电池”倾倒出来,从包裹里掏出新的装备上去,粉末则是被一旁待机的小机器人清理干净,顺带提一句,现在这家店所有的机器全部由那个跑路不负责的家伙制造检修。“知道了知道了,今天下午就把备好的货物送过去嘞,顺便帮我留个包厢,我带自家女朋友过来喝个茶…….”只听见对面电话传来“duang”的一声,然后听见音爆声,随即就一片忙音,看来是春川小姐害羞扔出来的匕首柄砸中了百田先生的脑袋,然后用最快速度挂了电话,小两口的事外人不该去管于是就默默回到了烤制室继续工作。

我在店内待得最多的地方是烤制室,昆太则是躲在收银台桌下方特地制作的密室工作(隔音透气存放食物),里面是动物小机器人的“眼睛”所拍摄的影像传的监控器,也有麦克风可以和客人对话,万一店内出了紧急状况里面有各式各样一键对应的按钮,昆太说里面有如何应对陨石的按钮,还有僵尸入侵如何自保,金融危机时怎么办这些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按钮,有的时候真的不太好理解妖精们的脑回路。打个实例,明明墙壁上有看不见的魔法防盗贼,美兔却偏偏还要在店门口放置镭射枪,说是这样更有威慑力,结果被我驳回这样不会有客人来之后怂了,就把镭射枪弄了个迷彩隐身后放置在那儿不管了。

开门后人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起来,全自动高科技这种噱头就足够吸引人了,虽说真不是为了噱头才这么做的,今天是周日,人还是会比平常要多,所以不能放松。等到中午无人后小机器人在门口挂上暂时歇息的牌子之后才缓缓从地下室爬出来和昆太一起吃姗姗来迟的早餐。

感觉有一种强行解说让是清解说的氛围.......美兔天海暂时掉线,不知何时出场,下一章魔法师小姐出没(看了看群里的太太每天爆N章的速度觉得自己简直弱爆)

 

评论(4)
热度(6)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