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先生的蛋糕屋(1)

*人物ooc有,私设有,可能多人出演,CP要素个人觉淡薄

 

 

*呆萌的妖精先生和诡异萌?的店长先生的日常居多,多视角第一人称叙述(非常担心自己会写乱啊......)

 

 

*咱因为前两天考上自己想要的学校了加上这几天天天不是熬夜就是睡觉或者打工脑子一片糊涂(就是懒),文笔犯蠢或语句不通欢迎捉虫

 

 

*设定有些许借鉴,如果这样也能接受就请继续看下去吧,希望看的开心

 

 

 

 

妖精先生,今天也在努力的学习中

♦狱原昆太

    到了午夜,蛋糕屋终于熄灭了灯笼里的光芒,是清已经回到自己阁楼里属于他自己的床上歇息了,道过晚安后他就直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我就坐在红色的窗栏上数着小星星,过了一会就听见轻微的鼾声,看来今日真的是累坏了。跳下去低下头摸了摸自家店长先生的脑袋,黛蓝色的发丝轻轻滑过他的脸颊,脸色略微发青,眼眶深深的凹进去,偷偷瞥一眼他清秀似人类小姐似得脸庞后快速的转回去,轻轻推开了窗户。这个窗户对着蛋糕屋的后院,后院一棵数百年历史的榕树的树顶就是昆太的家,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把窗户关牢,又从外面看了几眼确定没有惊醒窗内熟睡的人之后挥手让自家屋顶上的萤火虫先生们载我回家。

    萤火虫先生们牢牢地抓住了衣领,一晃一晃的慢慢飞行,轻轻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面前就突然出现用白色石砖制造的台阶,等脚安心的踩在阶梯上后萤火虫先生们就自动解散回到屋顶上的窝里歇息,顺便一提萤火虫先生因为经常来我屋顶上玩的缘故所以就搭了个小窝棚,结果就彻底不肯走了,而且同伴有增多的趋势。

    从小背包里拿出发光的花瓣制成的灯笼,慢慢在阶梯上渡步,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今天因为是休息日,而且说是什么节日所以一男一女结伴来店内的次数非常多,蛋糕屋明面上的店员,只有是清一个人而已,忙里忙外,从不停歇,想帮忙但会把事情搞砸就只能在一旁观望。妖精几乎什么都会,唯独做点心从来都没成功过,这家蛋糕屋也是很久之前的妖精前辈为了吃点心所以和很久以前的人类先生一起开的,听是清说这家店的年纪和树屋先生差不多大,几个世纪从未停止过烘焙,烟囱飘出的烟雾笼罩着榕树,仔细嗅一下树干除了本身特有的木头清香还有不属于自己淡淡的甜香,是清因为天天烘焙所以身上也会沾染到这个味道,感觉心情莫名好了一点。

    螺旋阶梯的墙壁上有无数木门,门上都挂着对应的门牌,走了数分钟后才看见终点。尽头是被磨的光滑的木质走廊,灯光轻轻抚摸周围,数十个房间平均分在左右两侧,墙壁上的木纹分布的敲到好处,铺满彩色玻璃的房顶投射出我的影子,细微的蛐蛐声让我略平静的走完这段毫无生气的路。走到最左边最里面那间房间,敲了三下门,跺了两下脚,写着昆太名字的门牌后面出现一个把手,向右转动三次,听见钥匙孔发出“咔哒”一声,门悄无声息的让道,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溜进门内。

    打个响指,屋内的水晶珠立刻让屋内变得明亮起来,温暖的光线填满了整间房间,呼了口气后就地坐下靠在门上,不下心坐到自己的头发然后又蹦了起来,一边埋怨自己不小心一边打开背包拿出里面偷抄的点心食谱嘴上叼着花灯慢慢走到胡桃凳子边上,因为分神不小心撞到小脚趾,疼的吸了好几口气,然后半闭着眼把花灯放在桌上开始学习。:“唔……低筋面粉过筛后加入糖粉与蛋黄搅拌均匀直到搅拌成面团状无气泡…….”花灯随着木桌下大腿的抖动微颤,自己一字一句念出食谱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十分清晰。

    对不起!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狱原昆太,是个妖精,在蛋糕屋后院生活并且工作,蛋糕屋的店长先生叫真宫寺是清,从小就认识,还有一个妖精小姐,也是一起玩到大的,叫入间美兔,店内所有的装备整修都是她弄得,是个非常厉害的妖精!我只能帮忙一些杂活而已。她住在右边倒数第二个房间,说是出差(玩)寻找发明机器的灵感所以暂时不在家。这家店从很久之前就是人类先生和妖精前辈一起开的,不知不觉就这么成为传统流传下来了,我也见过是清的姐姐,是个非常温柔可人的人类小姐,不过最近似乎因为身体原因和是清的父母一起去了外国修养。

    把自己从不知多久之前就背下来的食谱重新背诵之后就抓起食谱准备离开,刚想离开凳子又愣了下去拿花灯就这么跑出房间。房门自动锁上锁,然后我一路小跑,手上皱巴巴的食谱又被我篡出新的皱纹,花灯的晃动也随着视线改变角度,跑到阶梯中段占地面积最大的木门面前行云流水般扭把手和敲门牌各三下打开了门,昨晚爆炸的一片狼藉似乎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了,连今日需要准备练习的材料屋用具全部备齐了,真是太感谢了,要好好谢谢树屋先生才行,明日去找魔法师小姐要一点对树木有益的魔药好了。

    一直瞒着是清晚上都会偷偷跑进厨房练习制作甜点,今晚也要加油,总有一天昆太能帮上是清的忙!

    架好面粉筛,开始把桌上的面粉倾泻下去,面粉在筛子上堆成了小山堆,开始晃动筛子,被筛的松松的面粉缓缓飘落在底下的盆子里,但是这样实在太慢,于是用尽全力挥舞筛子,面粉轻飘飘的飞舞在整个房间,随即落下的面粉也就更多了,不小心吸入几口狠狠咳了好几声,不过总算是努力把一整袋面粉都筛完了。

    接下来开始敲鸡蛋,花了一点时间才把鸡蛋举起来放在桌面上敲了两下然后倒进碗里,一点一点把蛋壳拾出来后,重复这个步骤20次后抹了抹头上的汗,准备分离蛋黄和蛋清,从一旁拿出美兔的机器准备开始分离,打开开关,里面突然发出类似隔壁学校施工的巨大声响!吓得我立刻拔了电线,然后略心虚的从窗户边望着蛋糕屋。只能自己上了!撩起略宽大的袖子,拿出一旁的活动阶梯,开始试图把滑溜溜的蛋黄从蛋清的束缚中拯救出来,轻轻抱起蛋黄,滑溜溜的触感使得它从手中再三逃脱,忍无可忍终于用点劲抓住,结果易碎的小东西没抓住却被它的同伙一起拉入了碗里,一身黏糊糊的坐在碗里,试图站起来却一个脚滑头朝地的跌入碗里。

    今晚看来对于试图努力的妖精先生来说是个非常漫长的夜晚了。

 

 

 

这次因为很懒所以就码了个开头,下回是清专场,真的只是日常,我的干劲有多少就写多少(喂!)CP感淡薄就只打角色标签,可以猜猜下回还有谁出场。

注:妖精们不会做点心的原因:一般都是理解了但是会莫名其妙的添加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魔药啦,不可思议的物品,机器爆炸之类的,或者是中途没干劲不想继续下去了(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有就是像昆太这样手艺实在没得救的,不过一般都是一二种占多数。

 

 

评论(1)
热度(6)
 
 
 
 
 
 
 
 
 
© 七月流火_℃ | Powered by LOFTER